• 行云流水!上港教科书式反击 林创益斩亚冠处子球 2019-05-17
  • 多国开发“冰上丝路”,北极将成黄金水道? 2019-05-17
  • 云阳神秘迷宫9月迎客 2019-05-16
  • 浙江武义:冬防知识进校园掀热潮 千余师生齐学“防火术” 2019-05-16
  • 特朗普不容小觑,而我们中下层的群众也买不了什么美帝高端奢侈品 2019-05-13
  • 对于不听话的人,中国有句古语形容,叫做“有爹生无娘教”。它是什么意思你懂吗?我家的孩子和后人,永远都得听包括我在内的前辈怎么教他们做人,因为他们之所以能为人,是 2019-05-11
  • 大众传媒对流行文化传播影响探析 2019-05-11
  • 美国防部长称6月底访华 中国军方回应 2019-05-10
  • 高清:阿根廷冰岛之战一触即发 斯巴达克球场外球迷聚集 2019-05-06
  • 亿利资源集团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年度环保奖 2019-05-05
  • 慈善基金进社区 点对点帮扶居民 2019-05-05
  • 人工智能养猪种菜听着“魔幻”,前景广阔 2019-05-03
  • 山西省17所第一届全国文明校园巡礼 2019-05-03
  • 和顺“四个不放过”严查隐患 2019-05-02
  • 解放军报评论员:不负人民重托 担起历史使命 2019-05-02
  • 您的位置:甘肃十一选五结果 > 都市言情 > 恨不相逢未嫁时 > 正文 完结

    甘肃ll选五开奖结果:正文 完结

    甘肃十一选五结果 www.z7vek.com 作品:恨不相逢未嫁时 作者:漠漠无雨 字数:617854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易殊同贴在她的耳朵上说:“我给你出个主意好不好?”

        “你又在想什么坏点子?”

        “我们回房去,我脱光了衣裳,任你处置?!?br />
        “你!”

        晓寒来不及抗议就被易殊同打横抱起来,奔向了小楼。

        “喂!表哥,你把梦景丢给我,那怎么行??!表哥!”苏无遮抱着梦景,手足无措的站在花园里。

        可是易殊同早就带着晓寒回到房里,任他的娘子随意处置了。

        番外:我们这易家

        我又一次在外头的森林里迷路了。

        这一回,爹真的狠狠的打了我一顿,娘也没有拦住他,只是在爹打完了以后,她抱着我使劲的抹眼泪,还给我的屁股涂上药,还喂我吃东西,陪我睡觉。

        爹还是很生气,见娘陪着我不愿走,他臭着脸说:“寒儿,理这个臭小子做什么?我们回去歇息吧?!?br />
        哼?什么臭小子?以为我没念过书吗?你叫我臭小子,你是我这臭小子的爹,那你不就是臭爹了?

        想到这里我就开始偷偷的笑,谁知不小心被爹瞧见了,他刚刚还在笑的脸一下又变臭了:“你这臭小子还敢笑?下回要是再乱跑,看我不打断你的腿?!?br />
        娘拉住爹的一只手:“你先回去睡吧,我今晚要陪着梦景。你这一回打的可不轻?!?br />
        “我知道你心疼他,可是不打重些,他记不住疼。要是再乱跑到森林里去,遇到陷阱可怎么是好?”

        “我知道,所以才没拦着你打他。不过他始终还小,今晚挨了打,晚上说不定会做噩梦的。我要陪着他?!?br />
        爹说:“那好吧,我也在这里陪你?!?br />
        本来听到娘要留下来陪我,我心里还挺高兴的,可是一听到爹也要留下来,我的眼睛就睁大了!

        为什么爹也要留下来?

        我的屁股还是很疼,为了抗议爹也留下来,我故意把头靠在娘的怀里:“娘,我要娘亲亲,不要看见大坏蛋?!?br />
        我总是在娘面前叫爹大坏蛋,因为他总是喜欢打我屁股,还总是不许我做这个,不许我做那个。

        娘揉揉我的头发,小声说:“梦景乖,爹跟娘一起陪你不好吗?”

        当然不好了,我只喜欢娘亲跟妹妹,一点都不喜欢爹。

        我们家有很多人,有娘亲,有妹妹,有青龙姨,有朱雀叔叔,玄武叔叔,当然还有我的臭爹爹。

        爹说娘是他的媳妇,所以我长大了以后不能娶她。我本来以为是爹在骗我,可是后来,连青龙姨跟朱雀叔叔都这么说,我只好又问:“那我能娶妹妹吗?”因为我也很喜欢妹妹。

        我的妹妹已经一岁了,长的跟娘亲很像,现在正在学着走路和说话,还会叫我“哥哥?!?br />
        只是我不太喜欢妹妹过来亲我,因为她总是会弄的我一脸口水,让我觉得很脏。不过娘却很喜欢

        妹妹亲她,弄脏了脸也总是笑的很高兴。

        娘对我很好,可是自从有了妹妹以后,她就开始偏心妹妹了。我不高兴,青龙姨对我说:“因为

        妹妹年纪小,大家都要疼爱年纪小的人?!彼晕乙部继郯妹?,我把我最喜欢吃的糕点都喂给妹妹吃了,谁知却被爹打了一顿。

        娘把我从爹手里救出来以后,对我说:“妹妹年纪太小了,还不能吃这种糕点,不然,妹妹会坏肚子的?!?br />
        “可是青龙姨说,要疼爱妹妹?!蔽腋辖羲?。

        娘高兴的不得了,使劲的亲了我一口,然后说:“等妹妹再长大一点,你再拿糕点给妹妹吃,好不好?”

        我点点头,于是就开始等着妹妹再长大一点??墒敲恳惶烀妹枚蓟故悄敲匆欢〉愦?,而且动不动就哇哇大哭。

        像我就从来都不哭,就算爹打的再疼,我都不会哭。要是我哭了,就是跟臭爹爹认输了,所以我才不会哭呢。

        不过当着娘的面,我会装作很疼的样子,躲进娘的怀里,然后挤出几滴眼泪,娘就会亲亲我抱抱我,还会唱歌给我听。当然,最后还会帮我教训爹爹。

        爹爹跟娘住的地方在小楼里,爹爹总是不许我去那里,就是去,也是娘带着我去。

        不过有一回,我趁朱雀叔叔不注意,偷偷溜到爹娘住的小楼里,却听见他们的屋子里传出奇怪的声音。

        没等我偷偷朝里面看,就听见爹在屋里大喝一声:“梦景,你跑到这里做什么?”

        又被抓了个正着。唉,谁叫我爹的武功太高了呢,一点点声音他都听的到。

        不过不要紧,我现在也开始学武功了,等以后我学的比臭爹爹还厉害,就可以反过来打他的屁股了!哈哈!

        可是玄武叔叔说,臭爹爹的武功是全天下最厉害的,要是我不好好学,一定没法比臭爹爹还厉害。

        有时候朱雀叔叔带我出门去玩,外面的人总是对我很礼貌,还叫我“小少爷”。朱雀叔叔说,那是因为我是易家人。

        我不太明白易家人跟其他人有什么不同,不过我们家的房子比其他人家的大很多。

        我经常在家里捉迷藏,然后就会迷路,怎么样也走不回我自己的屋子。这时候就只能等朱雀叔叔或是玄武叔叔找到我,把我带回去。

        我们家除了有很多大房子,房子外头还有一个大森林,我可喜欢那个大森林啦!可是爹娘都不许我去那里玩。

        有时候我会偷偷溜出去,一个人跑去森林里头玩。每一次被找回来以后,爹都会狠狠的打我一顿。娘只有这个时候不会拦着爹,只是摸着胸口,看着我的屁股被爹打红。

        娘总是说:“梦景,森林里面有大老虎,小孩子要是跑进去,会被吃掉的?!?br />
        娘这么说一定是想吓唬我,可是她不知道,我听到大老虎,会更想到森林里面去。要是找到了大老虎,我可以带它回家来,让妹妹也看一看。

        所以今天我又去了森林里,可是还没找到大老虎,我就迷路了,然后被我爹带了回来。

        一回来就看见娘和好多人跑了上来,娘一把抱起我,一个劲问:“梦景,有没有受伤?有没有摔着哪里?”

        我还来得及跟娘说话,就被爹一把又给拎了回去,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我的裤子拉下去,用他的大巴掌,狠狠的打了我一顿?;顾挡恍砦页苑?,明天要罚我多背两个时辰的书。

        我苦着脸,这一次是真的想哭了。练功夫我当然不怕,可是我最怕背书了。

        从我四岁开始,爹就找了夫子教我念书。夫子每天都要对着我说一大堆我听不明白的话,然后让我写一大堆横横竖竖的东西,夫子说那是字。

        我很不喜欢背书和习字,于是每天都偷懒??墒钦庖换?,却连娘都不帮我了。她不但逼着我去念书,还非要背给她听才行。

        唉,早知道我就不去森林里面找大老虎了。这一回,大老虎没找到,我被臭爹爹打了一顿,明天还要多背两个时辰的书。

        两个时辰,我可以掏多少鸟蛋,可以打多少个鸟儿下来了?我算了一下,答案是很多个。

        唉,要是明天外公来这里就好了。

        除了娘亲跟妹妹,我最喜欢的就是外公了。外公长的很高大,满脸都是胡子,看起来很吓人,可是对我却很好。

        每年娘亲都要带着我回外公家里住上一段时间,只要去外公家,我就可以不用念书,每天光玩也不会被臭爹爹打。

        要是明天外公来了,我就可以求外公带我去他家里玩,他最疼我了,一定会答应带我去的。

        青龙姨说臭爹爹最怕的人是娘亲还有外公。只可惜娘亲明天肯定也会让我背书。所以,外公啊外公,你赶紧过来吧!

        外公家住在一个很热闹的地方,一出门就是街市。我经常跑出去买街上的糖人儿吃,还能跟街上的小孩一起玩打弹弓。

        那些小孩没有一个比我的弹弓打的好,每一次我都能赢了他们所有人。

        只是有一回,二郎抢了我的弹弓去玩,后来他被他爹打了一顿,还带着他来外公家里跟我们赔礼道歉。

        我不知道为什么二郎的爹会这样,因为上回我抢了二郎的糖人儿吃,他爹不但不生气,还笑眯眯的问我要不要再吃一个。

        我问朱雀叔叔这是为什么呢。他说,因为我是易家人。

        易家人,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厉害?是易家人就可以抢人家的糖人儿吃,那我倒是很喜欢做易家人。

        不过臭爹爹在我每一回做错事的时候,都会很生气的说:“这么顽劣,将来如何继承易家!”

        娘会过去拉着他的手说:“殊同,你别生气嘛。梦景还小,有什么东西都可以慢慢教。我看他这么聪明,将来一定不会比你差的?!?br />
        臭爹爹就会仰头说:“哼,他哪会比的上我?我只求他不要丢了易家人的脸就行?!?br />
        看看,又是易家人。

        娘说生为易家人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所以现在才会让我念书习字学武功。

        我问娘,做易家人有什么好处?

        娘就说:“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br />
        那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我翻了个身,想平躺着睡,谁知道正好压到了我的小屁股,我

        “哎哟”一声就叫了出来。

        “梦景,怎么了?”娘从我身边坐起来,一把抱起我。

        臭爹爹也从娘的那边坐起身子,皱着眉头问我怎么了。

        我忽然心生一计,于是把脸藏进娘的怀里,使劲哭了起来。

        娘慌了神,赶紧拍拍我的背,又揉揉我的头:“梦景乖,告诉娘怎么了?是不是屁股又疼了?”

        我哭的满脸都是眼泪,断断续续的说:“恩,我的……屁股好……疼……”

        娘赶紧把我平放下来,让我屁股朝天。她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小瓶子,然后从里面沾了些东西涂在我的屁股上。那里立刻就变得凉丝丝的,特别舒服。

        我又抽泣了几下,娘又擦掉我脸上的眼泪,亲亲我的额头,然后问我:“梦景,还疼吗?”

        我摇摇头,又赶紧点点头。

        臭爹爹的声音很不好听:“到底是疼还是不疼?这么大的人,怎么连疼不疼都不清楚?”

        娘扭了臭爹爹的胳膊一下:“少说两句,他才多大啊?!?br />
        我继续可怜兮兮的看向娘,娘的眼睛里好像有些shsh的了。哎呀,这可不行,我最见不得娘亲哭了。

        我赶紧说:“疼,不过不是很疼了?!?br />
        娘好像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然后躺回我身边,把我揽到她怀里。娘的怀里好香啊,还且软软的。

        我有些晕晕乎乎的,就想睡觉了。刚要闭上眼睛,我又想起,我还没做正经事呢。

        于是我就伸手拉住娘的胳膊,然后小声说:“娘?!?br />
        娘摸摸我的脸,笑着说:“怎么了?”

        “娘,我明天能不能不要背书?我的屁股好疼的?!?br />
        娘犹豫了一下说:“好,娘答应你了。梦景乖,赶紧睡觉好不好?”

        我高兴坏了,笑眯眯的说:“我要听娘唱歌?!?br />
        娘果然给我唱歌了,可是我只听了一会,就睡着了。不过我还记得娘的手在我的背上轻轻的拍打,还叫我“乖梦景”。

        要是妹妹也在就好了,我跟娘还有妹妹在一起,那该有多好??墒悄镆欢ɑ崴?,还要加上臭爹爹,因为那样我们才是一家人。
  • 行云流水!上港教科书式反击 林创益斩亚冠处子球 2019-05-17
  • 多国开发“冰上丝路”,北极将成黄金水道? 2019-05-17
  • 云阳神秘迷宫9月迎客 2019-05-16
  • 浙江武义:冬防知识进校园掀热潮 千余师生齐学“防火术” 2019-05-16
  • 特朗普不容小觑,而我们中下层的群众也买不了什么美帝高端奢侈品 2019-05-13
  • 对于不听话的人,中国有句古语形容,叫做“有爹生无娘教”。它是什么意思你懂吗?我家的孩子和后人,永远都得听包括我在内的前辈怎么教他们做人,因为他们之所以能为人,是 2019-05-11
  • 大众传媒对流行文化传播影响探析 2019-05-11
  • 美国防部长称6月底访华 中国军方回应 2019-05-10
  • 高清:阿根廷冰岛之战一触即发 斯巴达克球场外球迷聚集 2019-05-06
  • 亿利资源集团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年度环保奖 2019-05-05
  • 慈善基金进社区 点对点帮扶居民 2019-05-05
  • 人工智能养猪种菜听着“魔幻”,前景广阔 2019-05-03
  • 山西省17所第一届全国文明校园巡礼 2019-05-03
  • 和顺“四个不放过”严查隐患 2019-05-02
  • 解放军报评论员:不负人民重托 担起历史使命 2019-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