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让科技更好地为教育服务 2019-03-19
  • 男子被人踹到公交车前相关新闻 2019-03-19
  • 只有超面积才应该付出成本。根据跟下的逻辑立锥之地也应付钱。 2019-03-16
  • 习近平出席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欢迎宴会并致祝酒辞 2019-03-16
  • 2016,大学校长的最后一课 2019-03-14
  • 国际葡萄酒设备技术展亮相宁夏 本土高科技产品引瞩目 2019-03-12
  • 北大“寻真”展:半部中国考古史 2019-03-12
  • “斩断伊朗之手” 多国联军开始进攻也门荷台达 2019-03-01
  • “精日亲美的真正原因”是中国的伪公知精英身上长了“洋奴依附之心”,“崇洋媚外之骨”,“汉奸文化之瘤”,这些人利用“和谐、包容”疯狂推行汉奸文化洗脑国人! 2019-02-26
  • 深耕位置大数据 四维图新发布MineData 2.0 2019-02-26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8-12-20
  • 世界杯黄历:日本换帅对战黑马“小哥” 2018-11-26
  • 全市产业扶贫现场工作推进会暨培训会召开 2018-11-26
  • 您的位置:甘肃十一选五结果 > 玄幻魔法 > 男妃嫁到 第二部 > 正文 完结

    甘肃十一选五任5推荐号:正文 完结

    甘肃十一选五结果 www.z7vek.com 作品:男妃嫁到 第二部 作者:蟹子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盆子,里边放着几片巨型树叶,中间是切割好的一块块红鱼肉。

        范迩欢呼一声,待被抱到桌子边,就迫不及待的坐到桌子上,把珊瑚果用指甲破开,汁液滴入,然后拿着沾满珊瑚果汁液的红鱼眯着眼睛吃起来,那样子可爱的让风烈想把他一口吞下。

        无奈的拿起珊瑚果,帮他把其他鱼块也滴满果汁。

        别看范迩个子小,但胃口极大,一头像大白鲨一般大小的红鱼一下子就被吞了大半。

        风烈反而不喜欢红鱼这种软绵绵的肉感,所以捕猎的时候他都先吃别的猎物再把红鱼带回来投喂这只小馋鱼,看他吃得一脸满足的样子,自己的心理也无比满足和愉悦。

        只是……

        一想到之前捕捉红鱼的时候听海蛇说最近外海似乎有出现和小家伙相似的鱼兽,好像在寻找什么,想到这里,他脸色便不觉的阴沉下来,看着摸着小肚皮一脸满足的小家伙,眼眸一暗,闪过一丝狠戾。

        和小家伙一样的鱼兽,不管他们的出现是不是为了找小家伙,小家伙是他的,谁都不能夺走,哪怕把那些障碍都清除了。

        想到这里,原本紧绷的神色也慢慢放松,走过去伸手揽住小家伙,一只手抹掉他嘴角的果汁,柔声道,“饱了?”

        “嗯,好饱,可惜了?!被赝房醋呕故O滦“氲暮煊?,范迩一边摸着已经塞不下的肚子一边恋恋不舍的叹息,红鱼过了一个时辰肉质就会变得又柴又硬,真是浪费。

        “呵,想吃以后再抓,现在休息下,要在这里睡会还是回海里?”

        “唔,不睡了,已经睡饱了,我想去林子里看看,好不好?”他抬头看向风烈,使出自己惯用并绝对有效的伎俩,就是撒娇,加上蹭蹭,烈最喜欢他蹭他了,不管是生气或者不愿他怎么样,只要他蹭蹭就好。

        风烈好笑的点点小家伙的鼻尖,宠溺的揉揉他的头,然后转头朝屋外嘶吼了一声,声音并不是很大,却能传出很远,其中带着几分强者的威压,类似命令。

        然后把再次打横抱起小家伙,走出门口,很快一直骏马般高大似豹又似虎的巨兽灵巧的窜来,在他们几步远的地方停下,自动压低身子,做出臣服状。

        风烈抱着小家伙走去,先把小家伙放到巨兽背上坐好,自己手掌一撑,也坐了上去,再把正兴奋抚摸巨兽光滑毛发的小家伙抱回怀里,他不喜欢小家伙摸别人,哪怕只是一只坐骑。

        范迩乖乖的坐在他怀里,由着他摸摸蹭蹭,一双眼眸已经亮晶晶的四处看,带着小小的兴奋,虽然不是第一次进林子,但还是感觉很新奇。

        风烈看着他激动得透着红晕的小脸,晶亮流光四溢的眼眸,眼瞳微暗,下颚不由的靠在他肩膀上,嘴忍不住的凑近他的脖颈间,伸出舌头爱不释口的舔着那带着甜味柔滑的肌肤,慢慢的,身体又开始燥热起来,紫蓝的眼眸色泽越加的深。

        正四处观看四周的范迩明显感觉到尾下有硬硬的东西磕到难受,这也不是第一次,他知道是怎么回事,开始的时候还会好奇惊讶,问东问西,只是被风烈忽悠几句后就没有再多好奇了。

        “难受?!北豢牡貌皇娣?,他不觉的挣扎着,想坐到巨兽背上。

        但他的动作让风烈的反应更强烈,他顺他的意把小家伙放到巨兽背上,却抓住小家伙的手放到已经从细鳞中探出身子的两条紫蓝巨物,沉声哄道,“宝贝蓝蓝,帮我摸摸?!?br />
        显然,这也不是第一次,风烈开始还会以生病难受之类的借口骗哄小家伙,但到小家伙习惯后,也不用再找借口了。

        而且最近这种状况越来越多,范迩看着那两条东西,撅了撅嘴,一双手被抓着各放到一条上,只能像往常一般撸动着,一边余光打量周围,不时的被吸引,手上的动作便显得很是漫不经心。

        风烈无奈,只能双手包住他的手,带动着自己来,好一会才解放而出,不由伸手搂住也舒了一口气甩甩手上液体的小家伙,抬起他的下颚深深的夺了一吻。

        长长的一吻作罢,才意犹未尽的放开,喘出一口气,略带叹息和遗憾的摸摸他的脸道,“快点长大吧,小宝贝?!?br />
        ————————

        欠下的除夕夜加更奉上。

        范迩番外 小人鱼找妈妈(6)

        两人又快活幸福的过了一个月,但平静的生活终会被打破。

        两年来,鲛人之间自由一种感应,并不难寻找。

        只是从范迩失踪开始,鲛人族依然被困在阵法结界中无法离开那个区域,他们没有范迩无视结界的能力,只能干着急。

        好在两年后的某一天,结界终于因为海中异兽越来越多而被吸收不少力量变得薄弱。

        所以他们便离开海底,散开族人,四处寻找小鲛人,跟着气息一直追到这片海域。

        他们是在一天下午到的,来的时候风烈正好去捕猎了,而范迩则一如既往的趴在礁石上晒太阳睡懒觉。

        当鲛族的鲛人看到那海蓝色的身影时,差点喜极而泣,然后都统一抬头,兴奋的发出声波此起彼伏的嚎叫起来,传递心中的喜悦,但周围的海兽却被他们的声波吓得四散逃开。

        范迩被这些声音惊醒了,但是却并不害怕,只是好奇,因为他没有从这些声音中感觉到敌意和恶意,反而觉得很亲切。

        他揉了揉眼睛,然后转头,终于看到那不远处半浮在海上和他与烈有些相似的家伙,他不由愣了愣。

        他下意识的用蛇鱼问了一声,“你们是谁?”

        鲛人们听不懂蛇语,试探的用鲛人固有的预言音波传递话语。

        范迩并没有学过鲛人语,但却不妨碍他听得懂,虽然开始有些模模糊糊,但慢慢的就能组成句子,然后转换成想要表达的意思。

        好一会他终于理出一个头绪,就是这些人是他的族人,他们是一家人,自己无缘无故失踪了,他们找了很久,很担心,现在终于找到了,家里的人一定会很高兴,要他马上和他们回去。

        在得知自己竟然还有家人的时候,范迩却是很高兴,在一年前懵懵懂懂得知烈并不是娘亲,也和自己不一样的时候他还失落过一阵子,以为自己是被抛弃的存在,现在才知道,原来是这样。

        但就在这时候,一个巨大的海浪朝他们砸了过来,不,应该说朝那些鲛人砸了过去,接着巨大的食人鱼出现在海绵,风烈一脸阴沉,满眼戾气的看着那十几个鲛人,迅速从鱼背上调笑,很快游到范迩旁边,连忙把他抱在怀里,生怕慢一步小家伙就被抢走了,看着那些人的眼眸全是杀意和凶狠。

        鲛人们敏感的感觉到风烈的敌意和杀意,也都是面色微变,再看到神使被他抱着,更是沉下脸,抬起手中的三叉戟,也是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原本平和的海面,顿时就暗潮汹涌起来,食人鱼也游到风烈他们这边,对着鲛人们咧嘴。

        范迩再迟钝也感觉到不对劲,不由看了鲛人,又看看面色阴沉肌肉紧绷如临大敌般的风烈,小心翼翼道,“烈?”

        风烈身子一僵,抿了抿唇转过头,看着小家伙眼中的不解和担忧,有些忐忑道,“蓝蓝,若我希望你一直留在我身边哪也不去,不和他们在一起,你愿不愿意?我和他们是敌人,无法相处。若你只能选一边,你会选谁?”原谅他的谎言,但他不想让小家伙接触除自己之外的任何人或兽。

        范迩愣了愣,随后紧紧的盯着风烈,似乎在分析他的认真程度,在确定他真的很认真,便皱起眉来,眼光又看向鲛人们。

        鲛人们也紧张并气愤的看着风烈,风烈的话他们听不懂,但却能猜出,因为他们看到神使眼中的惊喜不见了,只有犹豫为难,然后变成遗憾。

        范迩叹了口气,伸手抱住风烈的脖子,闷闷道,“我要和烈在一起?!奔词沽也皇撬淖迦?,但从他懂事起就和烈在一起,相依为命,他不想离开烈,也不想烈离开,反正那些族人自己也不认识。

        听到他的话,风烈紧绷的身子终于放松下来,染着厉色的眼眸也柔和一瞬,嘴角微勾,摸了摸小家伙的头发,在他脸颊落上一吻,把他放回礁石,道,“别乱来,乖乖等我?!?br />
        那些鲛人不知道两人做什么,但当看到风烈竟然吻了神使,不由个个眼睛都被怒火染红了,神使是神圣无垢不可亵渎的,这条该死的蛇竟然敢亵渎神使。

        战火一触即发,海面浪海滔天。

        范迩一直紧皱着眉,担忧的看着战况,他不想族人死伤,更不想烈受伤,他只希望那些族人能被烈震慑退。

        可惜他的希望落空,战火越来越旺,已经开始有鲛人受伤,但却越打越疯狂。

        他们毕竟是小家伙的族人,若小家伙看不到还是一回事,既然小家伙在旁边看着,他便不能在小家伙面前把这些该死的家伙斩杀了,只能把他们打伤,让他们失去战斗力,最好是撤退不敢再来。

        可他低估范迩在他们心中的重要性。

        鲛人们不怕死般的更加疯狂起来,面色狰狞,利爪如刀,张开口,尖锐的牙齿露出,却并不用来当攻击的武器,而是从口中吐出一声声刺耳的声波攻击。

        风烈虽然强大,但是声波攻击还是能对他造成影响,何况这些都是成年鲛人,而且还是十几个成年鲛人一起的声波叠加,顿时让他面色发白,直冒冷汗,脑袋繁复要咋开一般。

        范迩也看出他的险境,声波对他造不成任何影响,但对烈却可以,他以前杀猎物的时候用声波攻击一般都会离烈远一些。

        看烈的情况,他也急了,连忙跳下水朝那边游去。

        “别过来?!笨吹剿谓饺?,风烈急忙吼出一声,但已经有两个鲛人朝范迩而去。

        看着两个鲛人接近要来抓自己,范迩连忙举起爪子,尾巴甩动,一副警告威胁的样子。

        那两个鲛人犹豫了一瞬。

        风烈想过来,却被其他鲛人再次包围住。

        战圈中一个鲛人用音波喊了一声。

        挡住范迩的两个鲛人似乎明白该怎么做,没有上前,却突然双手交握放于胸前,闭上眼睛,嘴唇启动,轻柔的声音从他们口中而出。

        范迩听着那些如歌般的声音,眼中的警惕慢慢的消退,身体也缓和下来,眼睛缓慢的眨动,然后渐渐闭上,沉沉睡去。

        两个鲛人对视一眼,一个上前抱起范迩,朝其他族人喊了一声算通知,便先离开。

        看着范迩被带离,风烈怒红了眼,爆吼一声想要杀出重围。

        可尖锐的声波攻击再次响起,还比之前强烈。

        风烈在惊慌失措见心防大开,更被声波侵袭,很快身子也脱力,眼前一阵黑一阵白。

        他咬紧了牙根不想昏过去,最后却还是失败了,在黑暗侵袭了视线后,他最后的感觉只觉得心好似撕裂开一半的难受。

        鲛人在他昏死过去后就离开,并没有对他做什么,或者该说因为食人鱼在他身边护着,所以鲛人们也不想白费力气战斗了,反正找回神使就好了。

        ————————

        这是上个星期天的加更~
  • 让科技更好地为教育服务 2019-03-19
  • 男子被人踹到公交车前相关新闻 2019-03-19
  • 只有超面积才应该付出成本。根据跟下的逻辑立锥之地也应付钱。 2019-03-16
  • 习近平出席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欢迎宴会并致祝酒辞 2019-03-16
  • 2016,大学校长的最后一课 2019-03-14
  • 国际葡萄酒设备技术展亮相宁夏 本土高科技产品引瞩目 2019-03-12
  • 北大“寻真”展:半部中国考古史 2019-03-12
  • “斩断伊朗之手” 多国联军开始进攻也门荷台达 2019-03-01
  • “精日亲美的真正原因”是中国的伪公知精英身上长了“洋奴依附之心”,“崇洋媚外之骨”,“汉奸文化之瘤”,这些人利用“和谐、包容”疯狂推行汉奸文化洗脑国人! 2019-02-26
  • 深耕位置大数据 四维图新发布MineData 2.0 2019-02-26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8-12-20
  • 世界杯黄历:日本换帅对战黑马“小哥” 2018-11-26
  • 全市产业扶贫现场工作推进会暨培训会召开 2018-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