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年少女们半夜相约花房, 第二天就可以带回家见父母 2019-07-16
  • 荣耀V10发布会看点汇总:这些亮点不容错过! 2019-07-16
  • 青海新闻网—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2019-07-14
  • 成都康弘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柯尊洪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07-14
  • 和顺“四个不放过”严查隐患 2019-07-11
  • 天津体彩公益金助运动健儿登上巅峰 2019-07-11
  • 2018全国高考结束,多省份公布放榜时间 2019-07-11
  • 上海国际电影节日本电影周开幕 2019-07-09
  • 安徽省推动十九大精神在基层落地生根 2019-07-09
  • 莎普爱思 关注白内障中国行 2019-07-03
  • 湖南一博士生举报水利局领导受贿 遭到冒牌纪委约谈 2019-07-03
  •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06-17
  • 五彩丝缠角粽 民族团结一家亲 2019-06-17
  • 福州建立金融失信惩戒机制 企业一处失信将处处受限 2019-06-13
  • 161名犯罪嫌疑人被押解回杭州 2019-06-10
  • 您的位置:甘肃十一选五结果 > 其他类型 > 以身相许(女尊NP) > 正文 分节阅读_22

    甘肃十一选五中奖金额:正文 分节阅读_22

    甘肃十一选五结果 www.z7vek.com 作品:以身相许(女尊NP) 作者:正午月光 字数:439101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你这是做什么?难道怕冷不成?”被她这么一问,男人柔媚的眼儿眨了眨,望着那一双妖娆的凤目,只觉得原来的那些害怕、伤心、难过一下子都烟消云散了,心里只剩下眼前这个人,能被她这么看着,哪怕是即刻死了也是愿意的。这么想着想着,胳膊就不由地搂住了叶青虹的脖子,那张艳红柔嫩的小嘴一下子就堵住了叶青虹的唇。

        柔软的丁香探进嘴唇里,顿时便觉甜香满齿,再加上男人温软蠕动的身子,叶青虹只觉得喉头发干,凤目一眯,便一下子反吻回去,两个人的身子顿时便倒在了榻上,纠缠在一起。叶青虹只觉得男人的身子仿佛化成了水儿,没有一处不贴着自己,只恨不能时时将他搂在怀里。于是嘴上便加了力道,顺着男人小巧的下巴一路啃咬下来,直到那散开的领口处。

        “嗯……啊……”牡丹被吻的又麻又痒,柔媚的身子扭了扭,却只觉得小腹发热,浑身瘫软,只有娇声呻yi的份儿,房里一时间充满了暧昧的气氛。

        正在这时,突然只听外面一个小童的声音道:“任公子怎么这会儿才来?主子怕是要歇了呢?!彼底?,只听打帘子的声音。

        沈牡丹意乱情迷中突然听到了“任公子”三个字,身子不由得一僵,忙撑着身子要起来,可却被叶青虹一下子压在了榻上,只见她凤目微眯,冷笑道:“怕什么?有我在呢?!彼底?,便又俯下头去。

        牡丹被她弄得起也不是,躺也不是,心里只怕任倾情看到不乐意,可看叶主儿这副表情便知推脱不了,于是只得咬着红红的嘴儿,闭着眼感觉那灼热的唇在自己胸前舔吮。

        叶青虹感觉身下的男人原本柔软的身子,此时却变得僵硬起来,于是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便抬起了头,可目光正巧与刚刚进屋来的任倾情对了个正着。见叶青虹和牡丹的身子暧昧地纠缠在一起,男人的小脸顿时变得雪白,迈了一半儿的步子就那么停住了,倒让跟在身后的绿竹差点撞到了他身上。

        “啊……”绿竹一眼看见屋里这情形,不由一惊,紧接着小脸顿时便红透了,心里翻了翻,只觉得像吃了个又酸又涩的果子,说不出的难受。

        叶青虹见任倾情的小脸青一阵白一阵的,身子僵直在那里,心里不免有些心疼,于是便放开了沈牡丹,将他扶起来柔声道:“天晚了,你先回去吧,别忘了吃药?!?br />
        牡丹模糊的应了一声,胡乱的整了整身上的衣服,起身向叶青虹施了礼,又来到任倾情身边,也照样施了礼,便小心地退下去了。

        叶青虹看牡丹出去了,便坐起身缓声道:“过来帮我宽衣吧,我要歇了?!彼底疟阕叩酱睬?,自顾自的解开外衣。任倾情站在原地,白着脸儿咬着小嘴儿怔了半天,这才轻轻移身走过去,服侍着叶青虹脱衣裳。

        见男人默不作声,叶青虹知道他心里还是过不去,虽然有点不忍心,可却知这个槛儿是他非过不可的。要是动不动见着自己妻主和别人亲热就生气,那这任大公子将来怕是就要气死了。所以虽然看着他那副心痛的样子惹人怜爱,却也不能再惯着他。

        任倾情惨白着脸儿服侍着叶青虹躺下,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竟然什么都想不起来,只还站在床前发楞。叶青虹一皱眉,心里倒真怕他寻了什么短见,于是便叹了口气道:“过来陪我躺一会儿?!彼底?,便起身将男人搂在怀里,重新又躺下。

        任倾情被叶青虹搂着,心里也不知是高兴还是难受,只觉得闷闷的。刚刚看到牡丹和叶主儿在一起,自己的心里就像突然被人狠揪了一把,痛得呼吸都困难。他从小在任家,都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而且哪里有人敢和他争个高低的,习惯的这种日子以后,突然要将心爱的人必须和别人分享,这种心情是无论如何也平复不了,习惯不了的。

        叶青虹见男人一张小脸只管闷闷的,也不说话,便知道刚刚的那剂药下的猛了点儿,可此时再劝,只怕是将原来的那点收获都抹杀了。于是便只抚摸着他的头发道:“眼看就是元宵节了,你要不要回家去?”

        听了这话,任倾情软软的身子不由得一动,心里又翻了个个,娘家曾经是她生活过的最幸福的地方,可自从出了那件事儿后,还有那个害自己的人,自己要如何面对?

        叶青虹见男人这种反应,便知他心里矛盾的很,于是便叹道:“要是想回去的话,我陪你?!?br />
        “不!”任倾情听了这话忙答道,紧接着小手又紧紧攥住叶青虹的衣襟道:“你别去,我怕他们会……对你不利……”

        “放心,他们不敢?!币肚嗪缃腥擞械惴⒍兜纳碜佑致Ы袅诵┑溃骸熬退隳悴患鹑?,你娘总要见个面吧?”

        娘?任倾情心里一酸,那个家里,只有这个娘是自己的亲人了,自从嫁过来也没见她一眼,也不知道她那个爱头疼毛病好些了没有?虽然她当初狠心把自己嫁过来,可小时候倒底也还是疼自己的。只是不知道这会儿有了女儿,还记不记得儿子了……

        见男人还是不说话,叶青虹差不多也知道他的心思了,于是便道:“你既然不想回家,就单见见你娘吧,过两天我要和她谈点生意,你要愿意就一起去吧?!?br />
        任倾情还是没说话,只是又将身子往叶青虹的身上靠了靠。见男人算是默许了,叶青虹这才笑着拍拍他道:“睡吧……”

        第二天一清早,当叶青虹醒来的时候,发现任倾情已经起床了,正坐在椅子上由绿竹侍候着梳头,见她醒了,男人忙起身将那头黑亮的秀发用簪子别好了,吩咐绿竹准备洗漱用的东西,这边又忙着过来伺候叶青虹穿衣。

        叶青虹看男人一头秀发有些散乱,有几缕拂到了脸上,倒是别有一番慵懒娇俏的风情,于是只笑着看。感觉到叶青虹的目光,任倾情有些不自在,含羞瞪了她一眼娇嗔道:“快收拾了去请安罢,别让人以为我缠着你不放……”可话一说完,小脸却变得更红,于是便一扭身站到一边去了,也不说话。

        叶青虹见男人这娇羞的小模样,心里不禁痒痒的,于是便邪笑道:“谁说你没缠着我,昨天晚上是谁搂着我不松手?”

        原来任倾情睡觉时总是抱着点什么才安心,这倒是从小带他的乳公给养成的毛病,长大以后便只管抱着被子枕头什么的,昨天晚上是头一次和叶青虹睡在一起,所以只管抱着她不撒手。听叶青虹这么一说,男人的小脸儿更红,怒又怒不得,气又气不得,只用那双杏眼瞪着眼前的人。

        正在这时,突然只听外面一个小侍娇俏的声音道:“叶主儿,主夫公公有话,请您梳洗后去正房用饭,他老人家有事和您说呢?!?br />
        佳人佳节(上)

        叶青虹由任倾情服侍着梳洗了,这才往正房赶来。此时还是正月里,后府里仍是张灯结彩的,白天里看着这些红灯彩绸的也甚是喜气。叶青虹一路行来,却只见原来不怎么热闹的后府突然之间变得花团锦簇起来,好多打扮的花花绿绿的男人在院子里出入。

        叶青虹本以为过年的时候,自家亲戚来的多些也是正常的,可她这一路往正房行来,不过三四重院子距离,可这一会儿,就已经有五六个男人在和自己擦身而过时,将帕子和荷包之类的东西掉在了地上。而现在遇到的这个更奇怪,居然就在自己面前突然就倒在了地上,好像突然之间就晕倒了。

        叶青虹俯身看了看倒在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嗯,模样还算说得过去,只是这演戏的本事还差了一点儿,睫毛颤得有点太厉害,其它方面倒也还凑合。想到这儿,叶青虹笑了笑,接着一个大步便从男人的身上跨了过去,头也不回地走了。

        又过了一个院子,刚刚要进正房,却隔着矮墙见旁边院落的一间厢房里出来一个人,看样是个乳公的打扮,只见他手里正抱着个小孩子向这边儿走过来,边走还边哄着那孩子。叶青虹头一回见男人带孩子,心里不免有些好奇,于是便站住了脚看着。

        那乳公走近了后见大小姐在这儿,忙抱着孩子施礼请安。叶青虹对孩子的大小没什么概念,不过看样子这孩子应该不超过一岁,倒是生得玉雪可爱,大大的黑眼珠水汪汪地盯着自己看,小手伸出来乱抓,又咧着嘴笑,一点也不认生。

        叶青虹感觉很是好玩,于是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指逗他玩,边逗边笑道:“这是府里哪个亲戚的孩子?长得倒可爱?!?br />
        乳公听了这话倒是一怔,忙问道:“大小姐难道忘了?这是您带回来的韩公子的儿子呀?”

        韩公子?叶青虹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韩初雪的孩子,这么一说,再看着这孩子的貌倒是真和他有几分相像,只是自己早把这个人忘到脑后去了。心里这么想着,脑子里不由又想起邵琳琅的那封信,心里倒对这位韩初雪生出几分同情来。

        原来这位韩公子本也是世家的公子,很小的时候便订亲事,妻主也是栖凤国有名的经商世家出身,名叫高启珠??删驮诤跹┦咚曜急赋黾弈悄?,原本兴旺的韩家却连遭劫难,先是生意受挫,然后是母亲急病去逝,紧接着便是家里的生意被亲戚瓜分,韩家偌大的家业一夜之间便败了下来。

        高启珠的母亲听说韩家败了,便要悔婚,可怜已经备好了嫁妆的韩初雪就这样还未出嫁便被妻家扫地出门了,但是按栖凤国的规矩,若是收了妻主家的聘礼就算成婚的男子了,所以韩初雪只能算是被妻家休了,是不能改嫁的。这位韩公子以为这辈子就这样守着老父清贫的度日了??扇床辉?,更大的劫难却在后头。

        原来那高家的女儿高启珠是见过韩初雪的,早就垂涎他的美貌,如今听说亲事做不成了,于是便趁夜带着人偷偷将韩初雪绑了出来,强了要他的身子。

        家业凋零,母亲亡故的韩初雪又被这个曾经是自己妻主的人侮辱了,于是便一味地要寻死,可却被好心人发现救下来送回了家??醋派硖宀∪?,守在自己身边哭的昏死过去的生父,他实在不忍心就这么一死了之,于是只得忍气吞生的活着??刹幌爰父鲈潞?,他却发现自己有了身孕。这个打击让他哭的昏死过去好几天,醒来时便义无反顾让人去药铺抓来了打胎药??刹恢趺吹?,他怀孕的消息竟让高家知道了。原来这高家虽然狂妄的很,可人丁却不兴旺。高启珠早已经娶了四五房小侍,可只生了两个男孩便没消息了。

        高启珠的生父听说韩初雪有了身子,便立刻派人将他接到了家里,好言好语的对待,又许他名份,连他久病的老父亲都被接进了高府,只盼着他能给高家生个女儿。韩初雪原本不想去高府,可眼看着生父病的不行了,再不医治只怕就没命了,于是只得从了高家。说来也奇怪,韩初雪怀孕三个月的时候,小腹上的斑点竟是红色的。所以高家上下更是高兴,只说这女儿生下来后,便仍让韩初雪做正夫??刹幌胧鲈乱院?,韩初雪经过了一天一夜挣扎生出来的竟是一个男孩??醋呕肷硗ê炜奚霾煌5亩?,韩初雪便知道一切都完了。

        那高家主夫和高启珠见满怀期待要出世的女儿突然变成了男孩,顿时便翻了脸,也不管韩初雪刚刚生产过的身子有多虚弱,便将他和得病的生父一起赶出了韩家??闪巧副揪筒∪?,哪里能经得住这些打击,当天便一命归西了,只剩下韩初雪和自己刚刚出生的儿子相依为命。他都不知道有多少次想过了一死了之,可偏偏父亲的天性让他又不忍将这可爱的儿子扔在世上,于是便带着孩子替人做些针线活为生。

        叶青虹虽然花心,可是却最讨厌高启珠这种始乱终弃的人,所以对韩初雪便又多了几分同情。再看乳公手里的孩子,实在是讨人喜欢,于是便又哄着他玩。

        正在这时,只见院门前人影一闪,一知素衣的韩初雪走了进来,见叶青虹在这里,不由得一怔??扇从致砩献吖炊俗匦辛烁隼竦溃骸俺跹└笮〗闱氚??!?br />
        叶青虹见他仍是荆钗布裙,不由皱眉道:“这内府总管怎么办的事?说要他待韩公子和自己家的公子一般,怎么还不给做新衣裳?”

        韩初雪听了这话忙轻声道:“大小姐勿怪管事的公公,是初雪将那些衣裳送回去的,我们父子在叶府里蒙大小姐关照,怎么还敢要您的东西呢?”

        叶青虹听了这话,不由仔细打量了男人两眼,只见他一身素色的衫子,干净整洁,乌黑的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绾了已嫁男子的发式,全身没有一件首饰,可整个人站在那里却让人感觉十分舒服,再加上那文静优雅的举止谈吐,虽然是已经生了孩子的身子,但却一下子便将后府里那些花枝招展的男人都比了下去。只是可惜这么个冰清玉洁的人,命运竟然如此坎坷。想到这儿,叶青虹不由笑道:“韩公子说的哪里话,叶某受童将军所托,自然应该尽心照顾你们父子,以今以后,您只管
  • 少年少女们半夜相约花房, 第二天就可以带回家见父母 2019-07-16
  • 荣耀V10发布会看点汇总:这些亮点不容错过! 2019-07-16
  • 青海新闻网—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2019-07-14
  • 成都康弘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柯尊洪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07-14
  • 和顺“四个不放过”严查隐患 2019-07-11
  • 天津体彩公益金助运动健儿登上巅峰 2019-07-11
  • 2018全国高考结束,多省份公布放榜时间 2019-07-11
  • 上海国际电影节日本电影周开幕 2019-07-09
  • 安徽省推动十九大精神在基层落地生根 2019-07-09
  • 莎普爱思 关注白内障中国行 2019-07-03
  • 湖南一博士生举报水利局领导受贿 遭到冒牌纪委约谈 2019-07-03
  •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06-17
  • 五彩丝缠角粽 民族团结一家亲 2019-06-17
  • 福州建立金融失信惩戒机制 企业一处失信将处处受限 2019-06-13
  • 161名犯罪嫌疑人被押解回杭州 2019-06-10
  •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直播现场 中国体彩网大乐透走势图 新疆11选5开奖时间 三亚体育彩票中心 河南快3和值多钱 好几次错过500万大奖 山西快乐十分中奖技巧 极速飞艇开奖结果官网 帝王真钱游戏官网 码图十二生肖2019 双色球怎么用生肖选号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极速飞艇开奖号码 20192019德甲开赛 陕西11选5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