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带路”大数据报告揭秘:新加坡媒体最关心中国、中国该向印度媒体取经? 2019-04-19
  • 辣评 五论2018上海厨卫展,说真话 get趋势 2019-04-19
  • 我发现从五+年代农业用化肥农药,在六+年代几百年长的柿树几乎死光。没人研究! 2019-04-16
  • 老汉地铁上索座不成掌掴大妈 被乘客齐声谴责 2019-04-16
  • 都昌一代课教师无证上岗体罚学生? 县教体局称将辞退 2019-04-12
  • 你总是肆意歪曲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而满脑胡思乱想,所以才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肆意诋毁科学新真理,这才真是“蚍蜉撼树也”! 2019-04-12
  • 浙大历史系教授:佛教是从印度传来的吗?(图) 2019-04-10
  • 这些咖啡馆里,能喝到好奇心和想象力 2019-04-09
  • 海报:2018世界杯揭幕战 俄罗斯VS沙特 2019-04-08
  • 粽香多福情 沈河区多福社区举办端午节活动 2019-04-08
  • 第一波二孩入园高峰来临 2019-04-05
  • 男子模仿网红骑马上路 机动车道飞奔当街摔晕 2019-04-05
  • 环境保护腰杆硬起来(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2019-04-01
  • 一语惊坛(5月10日):半岛和平,是中朝两国的共同愿望。 2019-04-01
  • 这个“海之宁”是个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疯狂反对科学新真理的跳梁“小丑”,这个跳梁“小丑”根本就不懂得尊重客观事实及其规律,总是无视、脱离、歪曲客观... 2019-03-24
  • 您的位置:甘肃十一选五结果 > 都市言情 > 温柔以待 > 温柔以待(30)

    甘肃11选五遗漏数据: 温柔以待(30)

    甘肃十一选五结果 www.z7vek.com 作品:温柔以待 作者:吃素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他面对段潮会毫无防备的哭,而不怕被嘲笑。

         “那他呢?”

         冉文熙一时没明白。

         “跟他在一起都舒服,那他舒服吗?”

        

         他不累吗?

        

         冉文熙愣住了。

         徐泰阳并不是质问她,而是在问自己。

         段潮跟自己在一起,抛开*爱,他自在吗?舒服吗?

        

         他不知道段潮跟常东原在谋划什么,只知道段潮喜欢跟自己在床上滚来滚去能滚出一堆花样儿;

         他不知道段潮有怎样的过去、要杀什么人,只知道段潮段潮放假就能好几天不洗脸不出门,窝在家里打游戏杀一片。

         这算了解还是不了解?了解这些有个屁用呢?

        

         冉文熙当然也不知道答案。

         她似乎理所当然地觉得,段潮就应该是这样的,似乎永远风趣又有情趣。她从没想过段潮是不是也有烦恼、有难过,是不是也要谁去照顾他的情绪?

        

         她没有见过段潮温柔微笑以外的样子——这一刻,她也突然明白,自己从没走进过段潮的心里。

        

         冉文熙失落地走了。

         徐泰阳没空也没心思安慰她,跟老刘说了下自己的情况,再一次让他把老山看住,能问出问什么,这边想办法就溜,再过一两天能下地就闪。

         夜长梦多,真等到出院,黄花菜都凉了。

        

         心烦意乱地睡了一觉,晚上迷迷糊糊地又听见阿广的小声呵斥:怎么又是你们,干嘛???

         睁眼一看,段潮来了。

         柔柔正把阿广从陪护椅上往起拎,不由分说给拎到门外去。徐泰阳示意一下,阿广这才不挣了,心不甘情不愿出去了。

        

         段潮静静地坐下来,身子一歪,把头靠在徐泰阳腰上。

         看得出来,他很累。

         好半天谁也没有说话,看见他上了药的烫伤,段潮才轻声问:“疼吗?”

         徐泰阳嘟囔一句:

        

         “*巴疼?!?br />
        

         段潮扑哧哧乐,震动从徐泰阳腰上传来。笑完了,段潮支起下巴说:

        

         “舔舔就不疼了?!?br />
        

         46:把话说开了吧

         隔着门,徐泰阳还能听见阿广压低了声音跟柔柔呛,突然就“哎哟”起来,瞬间又清静。

         估计是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让柔柔给揍了。

        

         段潮垂着头,很认真地给他口*,单人病房里响起轻微的口水声。

        

         不稳定的环境,总是能让刺激和兴奋放大。

         徐泰阳虚虚地扶着段潮的头,随着上下的晃动,感受着他口腔的包裹。

         段潮真给他从上到下舔了好几遍,舔得徐泰阳想往他嘴里狠狠地戳。

         从喘息声中听出他浓重的欲望,段潮便用嘴拢住了粗大*棒,尽可能地往口腔深处吞进去,拇指和中指、食指圈起来,照顾着吞不进去的根部。

         他吞得很辛苦,硕大的龟*戳得他喉咙很痛,又想呕吐。

         口水顺着*棒不断往下淌,打sh了浓密的毛发。

         “唔……行了,别吞了……”

         徐泰阳难耐地晃动腰部,伸手去碰自己的*棒。段潮急促的鼻息让他知道他在勉强自己。

         段潮于是快速运动着手指和口唇,直到感觉到那粗大柱体的抽do,才停下来把射出的*液都含在嘴里,咽了。

         徐泰阳闭了一会儿眼睛,射*后的满足感让他很舒服。

         段潮看着他的脸,解开了自己的腰带,头靠在徐泰阳腿上,拿下环开始自*。

        

         被人盯着脸自*,这种待遇还是头一回。

        

         徐泰阳看到段潮眼中是赤裸裸、毫无掩饰的欲望:我想要你。

        

         如果不是刚射完,哪怕枪眼儿里开始冒血他也要把段潮按在床上ca,ca得让整栋楼都能听见他叫爸爸!

        

         徐泰阳抚着他的脖子,“坐过来”。

         口*的时候为了方便把护栏放下来了,段潮于是坐上床,被徐泰阳揽过脖子亲上他的嘴唇。

         一嘴*液的腥味儿,下次得告诉他别吃了。

         徐泰阳把手伸进衬衣里去捏他的*头。

         段潮怕压到徐泰阳的伤,一手撑在他身侧,小心翼翼地跟他交叠着上半身;一手在亲吻和爱抚里套弄着*茎。

         彼此的呼吸都变得急促,空气明明都不太够了,还是不舍得把嘴唇分开。

         徐泰阳一边轻咬他的上唇一边问:“……要sh了?”

         段潮在鼻子里“嗯”。

         脑门儿抵着脑门儿,俩人凑在一起像年幼无知的少年在分享什么新奇秘密一样,看着*棒在手指的挤压下,把浓白的*液从尿道口里射出来。

         段潮贴着他颈窝里微微地喘,徐泰阳抽了两张sh巾给他擦手。

        

         “小狼狗……”擦完了,段潮轻轻摸他身上的绷带,绷带下面还有各处淤青?!澳悴桓镁任??!?br />
        

         “我很贪的——钱,权利,性,我什么都想要?!?br />
        

         他的眼睛里,泛着幽深的光。徐泰阳覆盖住他的手,问:

         “那你要我吗?”

         小狗眼里是毫不躲闪的,直接的期待。

         段潮忍不住用一个深吻回答他:“你我也要”。

        

         “……但,为了前面那两样,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卖了你?!?br />
        

         徐泰阳顿了一下,拇指捏他手心,被段潮攥住了。

         “我值钱吗?”

         段潮把他手背贴在嘴唇上,“值钱啊,一般……不太舍得卖?!?br />
         徐泰阳一乐,跟他把两只手攥紧了。

        

         “段潮,我们把话说开了吧?!?br />
         段潮微微起身,看他的眼睛。

        

         “如果我说的跟你好,就只是跟你睡,那我就不是徐泰阳了。跟你好一天我就保你一天,好一年就保你一年,好到什么时候保你到什么时候——就算你不想跟我好了,把我卖了,可只要心里有你,徐泰阳也还是保你?!?br />
         想了想,觉得似乎不是那么严谨,又说:

         “一直我保不了的哪一天?!?br />
        

         他或者很快就保不了。

         段潮看了他半天,微微一笑。

         “行,你的话我听进去了。我的话你也要记住——”

        

         “徐泰阳,我段潮想要的东西,谁都抢不走——文哥也不行?!?br />
        

         段潮忽然觉得手掌一紧,徐泰阳声音低沉得可怕。

         “你知道什么了?”

         “你有秘密怕我知道吗?”

         迅速的反问堵住了徐泰阳的话,他眉头微皱,抿紧了嘴唇。

         段潮看他一言难尽的表情,只觉得好可爱,在紧绷的唇角上“啾”了一下。

         “你的秘密就放在你肚子里,我的秘密也放在我肚子里——大家都不用说,公平?!?br />
         “段潮,你到底要干什么?”

         “干我能干的事儿,干点儿不适合小狼狗干的事儿?!?br />
         这种说了等于没说的答案,当然搪塞了不了徐泰阳,所以段潮直接吻上去了。

         徐泰阳开始还不乐意地挣了几下要把他推开,无奈段潮吻得太热烈,捧着他的脸带着撒娇似的鼻音一哼唧,迅速地就把徐泰阳亲得意乱情迷。

         “你快点好~”段潮一边亲一边说,“然后对我干点你能干的事儿!”

        

         徐泰阳觉得自己下面又要站起来了。

         这也太他妈没有抵抗力了,无论是自己还是自己的老二,面对段潮防御值都他妈是零!

        

         段潮西装口袋里发出振动,本来想不理,结果对方锲而不舍地打个不停。

         被打断了好事,段潮一脸的不耐烦。

        

         然而看到来电的一瞬间,徐泰阳似乎看到他脸上现出一片令人悚然的寒意。

         徐泰阳不能确定。

         因为那寒意一闪而过,像一片雪落在掌心一般瞬间就消失了。

        

         接起电话以后,段潮依然是亲切文雅的语气:“怎么了于少,这么晚您还没睡?”

         对方可能是喝醉了,大呼小叫的声音连徐泰阳都听得到。似乎是没有换到想要的贵宾房,在礼宾台一边吵闹一边直接打了电话给段潮。

         照说段潮的位置怎么会管这种小事,但看起来对方身份不太一般。迅速地电话安排完了还不够,段潮表示马上就过去一趟。

         整理好仪表,当着徐泰阳的面把*茎环又扣好。在他嘴上亲了一口,又飞了一吻在他老二上。

         “都乖点儿?!?br />
         徐泰阳比了个“ca你”。

         出门前段潮好像想起点什么,“游戏记得再下好,给你好多资源呢?!?br />
         “???”徐泰阳莫名其妙的,“这又没网……”

         “你还差那点流量啊徐经理?要你下你就下,废什么话?!?br />
         徐泰阳又把中指举起来了。

        

         门外,阿广离柔柔有八百里远,警惕得跟见了猫的耗子似的。见他俩离开,赶紧着进门儿就从里面锁上了。

         走远了,段潮给常东原打了个电话:

         “你那边还需要多久?”

         “不好说,老刘带着他一会儿换一个地方,追踪有点难度?!?br />
         “你不能直接出面?”

         常东原似乎有些难堪,“老刘很谨慎,他不会相信徐泰阳意外的人?!?br />
         段潮一声冷哼:“你就直接说他不信任你得了?!彼低攴愿廊崛?,“给徐泰阳用药,至少一个星期不能让他行动?!?br />
         “是,知道了?!?br />
         转头跟常东原语气颇不耐烦地说道:“我只能给你拖这么长时间,再长他会起疑,你手脚麻利点儿吧!”

        

         挂掉电话,段潮回头看着长长的病院走廊。

         其中一间,是他的小狼狗的房间。

        

         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跟他的小狼狗打一炮儿?

        

         47:睡吧小狼狗

         徐泰阳打开手机开始下那个一百多兆的战争策略游戏,也懒得等,把手机塞枕头底下睡了。

         早上护士配完药来给他打针,想起来看一眼,结果不知道是不是信号不好一直没下完,他也没放在心上。

         问了下老刘还安全吗,老刘说没事儿。老山也是块滚刀肉,问啥问不出来,撒泼打滚的哭,老刘又不能真捅死他。

         徐泰阳稍稍放心,吃了早饭跟阿广打了会扑克儿?;疃录绨?,好像伤口也没有那幺疼。

         可以的话,顶多再一晚,他就跑。

         就是不知怎幺又困了,护士说多休息对恢复好,他也就顺势又趴回枕头上。

        

         这一觉睡得很沉,没有梦,醒过来竟然一下子就下午了。

         他的头昏昏涨涨,浑身无力,阿广给他买的饭也没吃几口。抬头看了一眼药袋,似乎又换了新的。

         “这*巴玩意儿……什幺时候能打完???”

         他问阿广,阿广也不知道;问护士,护士说还得两袋呢。
  • 最新“带路”大数据报告揭秘:新加坡媒体最关心中国、中国该向印度媒体取经? 2019-04-19
  • 辣评 五论2018上海厨卫展,说真话 get趋势 2019-04-19
  • 我发现从五+年代农业用化肥农药,在六+年代几百年长的柿树几乎死光。没人研究! 2019-04-16
  • 老汉地铁上索座不成掌掴大妈 被乘客齐声谴责 2019-04-16
  • 都昌一代课教师无证上岗体罚学生? 县教体局称将辞退 2019-04-12
  • 你总是肆意歪曲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而满脑胡思乱想,所以才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肆意诋毁科学新真理,这才真是“蚍蜉撼树也”! 2019-04-12
  • 浙大历史系教授:佛教是从印度传来的吗?(图) 2019-04-10
  • 这些咖啡馆里,能喝到好奇心和想象力 2019-04-09
  • 海报:2018世界杯揭幕战 俄罗斯VS沙特 2019-04-08
  • 粽香多福情 沈河区多福社区举办端午节活动 2019-04-08
  • 第一波二孩入园高峰来临 2019-04-05
  • 男子模仿网红骑马上路 机动车道飞奔当街摔晕 2019-04-05
  • 环境保护腰杆硬起来(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2019-04-01
  • 一语惊坛(5月10日):半岛和平,是中朝两国的共同愿望。 2019-04-01
  • 这个“海之宁”是个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疯狂反对科学新真理的跳梁“小丑”,这个跳梁“小丑”根本就不懂得尊重客观事实及其规律,总是无视、脱离、歪曲客观... 2019-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