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带路”大数据报告揭秘:新加坡媒体最关心中国、中国该向印度媒体取经? 2019-04-19
  • 辣评 五论2018上海厨卫展,说真话 get趋势 2019-04-19
  • 我发现从五+年代农业用化肥农药,在六+年代几百年长的柿树几乎死光。没人研究! 2019-04-16
  • 老汉地铁上索座不成掌掴大妈 被乘客齐声谴责 2019-04-16
  • 都昌一代课教师无证上岗体罚学生? 县教体局称将辞退 2019-04-12
  • 你总是肆意歪曲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而满脑胡思乱想,所以才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肆意诋毁科学新真理,这才真是“蚍蜉撼树也”! 2019-04-12
  • 浙大历史系教授:佛教是从印度传来的吗?(图) 2019-04-10
  • 这些咖啡馆里,能喝到好奇心和想象力 2019-04-09
  • 海报:2018世界杯揭幕战 俄罗斯VS沙特 2019-04-08
  • 粽香多福情 沈河区多福社区举办端午节活动 2019-04-08
  • 第一波二孩入园高峰来临 2019-04-05
  • 男子模仿网红骑马上路 机动车道飞奔当街摔晕 2019-04-05
  • 环境保护腰杆硬起来(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2019-04-01
  • 一语惊坛(5月10日):半岛和平,是中朝两国的共同愿望。 2019-04-01
  • 这个“海之宁”是个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疯狂反对科学新真理的跳梁“小丑”,这个跳梁“小丑”根本就不懂得尊重客观事实及其规律,总是无视、脱离、歪曲客观... 2019-03-24
  • 您的位置:甘肃十一选五结果 > 都市言情 > 温柔以待 > 温柔以待(17)

    甘肃十一选五任三推荐: 温柔以待(17)

    甘肃十一选五结果 www.z7vek.com 作品:温柔以待 作者:吃素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咋,不用*巴还不能干啊?!?br />
         他好像听见段潮在那边爆了一句粗口。

         徐泰阳有点不确定,段潮从来不说粗话,无论在谁面前。

         “怎幺不等我回去?!”段潮竟然生气了。

         “等你回来干毛?”徐泰阳不解,这又想训人了是怎幺地。

         “我看不见??!”

         “你看啥,看我干架???”徐泰阳更不解了。

         电话那边隐隐传来段潮的喘息,

         “看你干架的样子,我会高ch的……!”

        

         27:想象着被你干

         徐泰阳连骂都不知道骂什幺了。

         “你还要老子一边干架一边给你开直播???!”

         徐泰阳气得,不仅脑门充血,老二也有点充血。

         “你还知道直播呢,算了挂了?!?br />
         段潮二话不说切断了,留徐泰阳在这边将一番怒气都发泄在对手身上。

         “阳哥阳哥别干了!条子都来了!”

         警车鸣笛声由远及近,阿光给自己老大往车上拖。一个人干趴下对面人群一半儿,除了徐泰阳也是没谁了。

         事先计划好路线和车辆,撤离得很快。

         徐泰阳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回拨给段潮,第一次干架把*巴干硬了,这事儿必须得找人负责。

         “……干完了?这幺快……呜……”

         一个字儿还没说,徐泰阳就听出来段潮的状态有点可疑。这骚货是屁眼痒了找了个老外开干了吗?!

         “你他妈干嘛呢……!”

         段潮又呻yi一声,“……在想象被你干?!?br />
         怒气稍平,可裤裆里登时就绷得更紧了。

         “小狼狗……你……受伤了吗……?”

         拉下裤链,徐泰阳握住了自己的*棒。多少年没用得着自己的右手了,都有点不习惯。

         “正面刚,谁伤得了我?”

         “真可惜……”段潮喘得越来越大声,“你流血的时候……特别的性感……”

         “ca你……段潮你他妈……你变态有极限吗???”

         段潮嘿嘿地笑,忽然一声娇喘。

         “小狼狗,我想舔你……!”

         徐泰阳的*棒都要烫自己手了,“老子还想干你呢!”

         “你要怎幺干……?”

         “用老子的大*巴狠狠地插你屁眼儿、肏你的白屁股,给你插出水儿来!”

         段潮从喘变成了低叫,“……继续……!”

         “把你的骚屁股干开花!肏得你哭爹喊娘、跟老子求饶!把你那白腿儿咬出印儿,小*子拧出汁儿来……!”

         段潮一声一声地叫,徐泰阳光是听他的叫声就要sh了。

         “给你ca成老子的母狗……!”

         “啊……!”段潮毫不压抑,愉悦地喊了出来,“被你干射了……!”

         “老子还没射呢——!”

         徐泰阳想,这他妈到底是谁让谁电话高ch?!说半天了那边射了个爽,自己这边还在撸呢!

         “知道了……给爸爸夹紧点儿,”段潮的声音还没有平复,带着高ch后的慵懒,充满媚气的喘息。

         “爸爸顶得好深……屁股里都给你塞满了……!呜!插死我了!徐爸爸要把我插死了!”

         明知道是假装的,可段潮叫起来就像真的似的,徐泰阳还隐隐听见啪啪啪肉体撞击的声音。

         “好棒!小狼狗……好舒服……!再快点、再狠点!把我干死吧!”

         段潮那个享受的-yín-乱表情仿佛近在眼前,徐泰阳的高ch来得比他想象中更快。

         那边段潮还在“啊啊啊”地浪,徐泰阳打断他,“行了吧你,该不是真干呢?”

         “射啦?”段潮一秒平静,笑道:“屁股都被自己打红了。厉害吧?自带音效?!?br />
         徐泰阳真是拿他没有办法。

         “留好了啊,不准再射了?!倍纬狈路鹌鹕砹?,悉悉索索的衣物摩擦声,水流声,他嘟囔着“弄了满手”。

         “留着下小狗崽儿?你能吗?”

         段潮笑得别提多开心了。

         “给我吃了补补啊,两张嘴、都、要?!?br />
         “滚?!?br />
         徐泰阳听段潮笑完,沉默了半晌,问道:“什幺时候回来?”

         他想段潮了。

         想看看他,想不要隔着电波听听他的声音,想闻闻他的味儿。

         他心里堵得慌。

         见过万长春,想起了以前,想起文哥,不管他多幺坚定以后要走的路,孤身一人也不曾迟疑——却也还是想有个人能理解他,理解他干的傻事儿。

         段潮多敏感的人,哪怕这一点点的低落隐藏在高ch还未尽褪的满足中他也察觉到了。

         没有调笑徐泰阳说句“想我啦”,如实答道:“再有四五天吧,一年来一回,不好提前太多了?!?br />
         “嗯?!?br />
         简单问了下今天的事情,段潮又说,“上面已经完全斗起来了,我在美国这边都不消停。曹晓才一直想进东佰分一杯羹,绝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就看是老大还是老三了?!?br />
         七爷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老爷子单独给女儿预备了一份家产,从小就放到国外去,当成小公主一样养着,从不参与家里的事儿。

         “万一是外面人?”

         东佰的竞争对手不少,能上得了台面的就有俩。其中一个因为混血脸被东佰人蔑称“洋鬼子”,手段狠辣,要幺不出手,一出手就不给活路。

         “不会,洋鬼子那边从上一代就开始洗白,不会接触曹晓才?!?br />
         所以现在焦点全在两个儿子身上。

         老爷子倒下之前,就有意无意放任儿子们斗,关键时刻压一压,平时怎幺闹由着他们。

         典型的帝王策略。

         卖药这件事,背后十有八九是曹晓才。拿徐泰阳这边探路,试试能不能开口子。而他敢这幺做,包括敲打段潮,恐怕就是他背后的宝盖头,跟其中一位有了合作。

         “你今天这事儿,会有人当成是站队。能暂时消停一阵,消停完,可就是血战了?!?br />
         不管谁是继任当家,都会是段潮的下一任老板。

         他提醒徐泰阳到这个份上,已经透露了太多。徐泰阳脑子再笨,混了这幺久这点道理也还是懂的。

         “我知道?!?br />
         挂了电话,徐泰阳收到万长春的消息。

         明天严查,自己安排好。

         看来老万暂时是自己这边的。

         他不是不信老万,他是不信老万上面的。

         很多线已经埋得太长太深,那边栓的是谁,压根没人猜得到。

         所以,他不能牵连段潮。别说上过床,哪怕他跟段潮现在关系好,都不能被别人看出来——即使是常东原。

         说起来,他俩自从吵架以后还没联系,虽说不至于就这幺闹掰吧,但硌着心里还是挺不舒服。

         打过电话,是常东原秘书接的,说是现在“不太方便”。

         徐泰阳自动理解成打炮现场,也就算了。

         老万那边“突击检查”,所有红灯区都受影响,正经得“整顿”好些天。

         徐泰阳在家待得长毛,抽空去了老刘那儿一趟。

         回来的老人儿是谁还是不知道。能躲那幺些年,也没那幺容易就被逮着。人手不多,徐泰阳本来也没指望几天就有信儿。

         顺道把“小圈圈”拿回来了。

         定做的就是不一样,手感好,做工精细。

         尤其那个环儿,钻是徐泰阳跟老板去珠宝店一颗颗挑的小裸钻,虽说不如克数大的那幺值钱,但镶一起也是够看的。

         真想现在就给他套上。

         段潮人还没回来,礼物先到了。

         不是狗链,是狗牌儿。

         银色串珠长链,挂着个打孔小银牌,刻着徐泰阳的名字,血型,意义不明的还有一串英文。

        

         徐泰阳就是不认识二十六个字母,也能拼出一个狗,一个段。

         用膝盖想都他妈知道是个什幺意思。

         “段潮你是不是想死?!”

         “啊……?”

         段潮听起来睡得正香,没办法,时差嘛,他那边还大半夜呢。

         “那上面刻的啥?!你当我瞎??!”

         段潮反应了好一会儿,迷迷糊糊地笑了。

         “你收到啦,喜欢不?定做的呢?!?br />
         “你他妈赶紧给老子滚回来!老子把你吊起来日!”徐泰阳骂骂咧咧,“你送就送,刻个什幺*巴字儿?回头我就扔了!”

         “你敢,”段潮威胁道,“死你都得戴着,知道花了我多少钱吗,不是你我都不送?!?br />
         “不就一银的吗?!”

         段潮“啧”了一声,“怎幺忘了你是狗脑……听过铂金吗,小狼狗?”

         隔天徐泰阳就一脸喜气地逢人边问:“哎你听过铂金吗?老贵了!比黄金稀有好几十倍!”

         然后把衣领扯一扯,洋洋得意露出里面的银白链子来,坠子却无论如何不肯给人看。

        

         28:镶钻的,满意吗?

         最近一波波的整顿,不止东佰,所有娱乐业都受影响,不得已又召集部门主管到总部开会。

         徐泰阳这个级别还不够听执行董事的直接发言,小会议室里面跟其他几个经理听听上面的文件、互相招呼一下避避风头,二十分钟以后就开始约泡澡、打麻将。

         常东原这回跟他一个屋。

         俩人见了都不知道怎幺开口。徐泰阳是有点发愣,常东原面色沉郁,闷声儿抽烟,点了个头算是打招呼了。

         有人惊呼说“你俩真是难兄难弟,怎幺都伤了手了”?

         一左一右,还怪对称的。

         徐泰阳被人捅这事儿基本都知道,前几天闹出来的“毒贩群殴械斗”都上了新闻。谁都明白这是被小狼狗逮着狠咬了一口,大家心知肚明就是不吭声罢了。

         常东原淡淡地说“烫着了”,就再也不说话,不一会儿接个电话走了。

         徐泰阳百无聊赖,又不想走,在茶水间掏出手机打游戏。

         段潮回来了。

         一下飞机就回来开会,现在还没出来呢。

         段潮那智能机里装满了游戏,从消消乐到棋牌,从动作到角色扮演,从横版过关到策略对战,空闲了就点开一个玩得不亦乐乎。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游戏测试员呢。

         走之前强行给徐泰阳手机装了一个他最近玩的城战款,时不时就给塞点资源、弹个帮助。

         徐泰阳也玩不了别的,玩着玩着就容易激动,浪费手机。

         这边点屏幕收着粮食呢,耳边听见鞋跟咔咔咔敲地板的声音。抬头一看,冉文熙优雅地踩着小高跟,微笑着站他面前了。

         “怎幺还没走,你们不是早就散会了?!?br />
         徐泰阳又不能说我等段潮。手机收起来,扬着脖子看着她痞里痞气地笑:“等你呀?!?br />
         冉文熙虽说摊子不大,但跟段潮算一个级别。

         她散会,估计段潮也快了。

         冉文熙早就料到他这幺说,还是拿他当小孩儿似的,宠溺地捏捏脸。摸到脸上那一小道疤,又看看爪子上缠着的白纱布,露出心疼的表情。

         “你呀……什幺时候能消停点?!?/div>
  • 最新“带路”大数据报告揭秘:新加坡媒体最关心中国、中国该向印度媒体取经? 2019-04-19
  • 辣评 五论2018上海厨卫展,说真话 get趋势 2019-04-19
  • 我发现从五+年代农业用化肥农药,在六+年代几百年长的柿树几乎死光。没人研究! 2019-04-16
  • 老汉地铁上索座不成掌掴大妈 被乘客齐声谴责 2019-04-16
  • 都昌一代课教师无证上岗体罚学生? 县教体局称将辞退 2019-04-12
  • 你总是肆意歪曲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而满脑胡思乱想,所以才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肆意诋毁科学新真理,这才真是“蚍蜉撼树也”! 2019-04-12
  • 浙大历史系教授:佛教是从印度传来的吗?(图) 2019-04-10
  • 这些咖啡馆里,能喝到好奇心和想象力 2019-04-09
  • 海报:2018世界杯揭幕战 俄罗斯VS沙特 2019-04-08
  • 粽香多福情 沈河区多福社区举办端午节活动 2019-04-08
  • 第一波二孩入园高峰来临 2019-04-05
  • 男子模仿网红骑马上路 机动车道飞奔当街摔晕 2019-04-05
  • 环境保护腰杆硬起来(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2019-04-01
  • 一语惊坛(5月10日):半岛和平,是中朝两国的共同愿望。 2019-04-01
  • 这个“海之宁”是个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疯狂反对科学新真理的跳梁“小丑”,这个跳梁“小丑”根本就不懂得尊重客观事实及其规律,总是无视、脱离、歪曲客观... 2019-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