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06-17
  • 五彩丝缠角粽 民族团结一家亲 2019-06-17
  • 福州建立金融失信惩戒机制 企业一处失信将处处受限 2019-06-13
  • 161名犯罪嫌疑人被押解回杭州 2019-06-10
  • 看改革开放40年:交通篇——从双腿丈量到抬脚上车 2019-06-09
  • 拆迁背后玩猫腻造成国家巨额经济损失 南昌这名官员“栽”了 2019-06-03
  • 三缸机,怎样做出了四缸机效果? 2019-06-03
  • 他们可以把收废品、快递、环卫、物业等等组织起来“抢单”······ 2019-06-01
  • 【华商侃车NO.191】大家开车抢黄灯吗? 2019-06-01
  • 稳中有进 稳中向好——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解读经济运行态势 2019-05-27
  • 行云流水!上港教科书式反击 林创益斩亚冠处子球 2019-05-17
  • 多国开发“冰上丝路”,北极将成黄金水道? 2019-05-17
  • 云阳神秘迷宫9月迎客 2019-05-16
  • 浙江武义:冬防知识进校园掀热潮 千余师生齐学“防火术” 2019-05-16
  • 特朗普不容小觑,而我们中下层的群众也买不了什么美帝高端奢侈品 2019-05-13
  • 您的位置:甘肃十一选五结果 > 都市言情 > 上校的小夫人 > 073 有他,天塌也不怕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073 有他,天塌也不怕

    甘肃十一选五结果 www.z7vek.com 作品:上校的小夫人 作者:夏沫微然 字数:5200528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之后,叶杉杉突然有种想躺回床上装睡的冲动。

        窘迫难当的叶杉杉还在房间里磨蹭,小鬼灵精起床后只看到爸爸在厨房里忙活,很是诧异,“爸爸早上好,妈咪还没起床么?”

        “你去叫她?!毙πΤ鱿值恼鞘焙?,眼看着就要到七点半,某个自找别扭的小女人还在房间里磨蹭,可他又不敢主动去招惹,还是由笑笑出马比较合适。

        “好啊?!毙π怨杂α艘簧?,踩着拖鞋踏踏地往爸爸妈咪的房间奔,一边走,一边嘀咕着,“妈咪今天怎么了,平时都起很早的呀?!?br />
        小丫头很乖,虽然是在自己家里,但进去之前还是要先敲门,一边敲,一边喊,“妈咪,你起来了没有???”

        “起了,我在换衣服?!碧叫πυ谕饷婧?,叶杉杉这才注意到这会儿已经是七点二十七分了,说好八点整要出门的,再不准备,非得弄迟到不可。

        换好衣服之后,叶杉杉很快就开门出来,捧着笑笑的脸问,“刷牙洗脸了吗?”

        “早就洗了呀,我可是刚过七点就起床了哦?!蹦训帽嚷柽湓缙鹨换?,小丫头很是得瑟,“早餐已经好了,妈咪快点来?!?br />
        “你先去,我马上就来?!币渡忌妓婵诜笱芰艘痪?,急忙往洗手间钻。唉,明明是有原因的,却又不能跟孩子解释,只能在心里暗暗腹诽:我可是不到七点就醒了,只不过被某人气得不想出门罢了!

        叶杉杉很快就洗漱完毕回到客厅,顾首长满脸堆笑迎上前:“我做了煎包,你想吃咸的还是甜的?”

        “有没馅的吗?”咳咳,这摆明就是故意挑剔嘛。

        可怜的顾首长,辛苦了一早上,还没得个好脸色,可谁叫他一时大意说错话呢,“没有,晚上回来的时候去买明天给你做行吗?”

        看着某首长低眉顺眼的表情,叶杉杉心下暗爽,起床气也渐渐消了些,“那算了,给我来俩咸的?!?br />
        小鬼灵精大概也猜到了,妈咪不是偷懒赖床才会起晚的,是因为被爸爸气到,所以躲在房间里不想出来。

        哼,爸爸真笨,明知道妈咪有起床气,非要一大早往枪口上撞,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吧。

        早餐快要吃完的时候,门铃声突然响起。距离八点还差十一分钟,小方同志提前赶来报到了。

        “方叔叔,早上好?!泵娑运Ц?,笑笑永远都是这么热情。

        方毅笑着点头,和顾首长一家一一打招呼。

        “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顾首长的语气依然和昨天一样,简单的概括起来就是四个字:不冷不热。

        “我这不是怕迟到吗,早点出门总没坏处?!笨闪姆揭?,被拉来帮忙,还得受顾首长的冷脸。要不是看在首长夫人和小公主的份上,打死他也不来。

        “外边冷吗?”叶杉杉还没决定好穿什么衣服出门,多正好找方毅打听打听。天气预报有时候不靠谱,还是得问问感受过室外温度的人比较妥当。

        “一点也不冷,这会儿太阳已经出来了,暖和着呢?!狈揭阋皇毙朔?,没反应过来,还以为首长夫人是在关心他呢,笑得只见牙齿不见眼。

        “谁问你这个了,她是想知道今天穿什么衣服比较合适?!辈焕⑹欠蚱薨?,老婆的问题里藏着怎样的玄机顾首长都了然于心。

        方毅不好意思地挠头,“待会儿太阳大了气温肯定能升到零度以上,不用穿太厚的外套?!?br />
        “谢谢?!敝沼诓挥么┠羌趾裼种氐某た钣鹑薹?,叶杉杉格外高兴。收拾好碗筷之后便乐颠颠地回了房间。把带来的桃红色薄款羽绒服找出来,再配上一顶滑雪帽,既水灵,又俏皮,简直就像一只从冰雪世界飞来的小精灵。

        她出来的时候,三个人的注意力立马被吸引过去。

        迫于顾首长的威慑力逼人,方毅第一时间低下头,假装查看手机短信。

        看着老婆的亮眼造型,顾首长是既自豪又担心,自豪是因为这个漂亮的小女人是他老婆;至于担心嘛,他心里是这么想的:她今天要去的地方不是滑雪场,而B市闹市区,她这样走在大街上不会被星探挖去拍广告吧?

        “妈咪穿成这样好漂亮?!弊焯鸬男π犊斓嘏氖衷薜?。

        “又不是第一次穿?!币渡忌蓟故遣幌肮弑豢?,生硬地转移话题,“差不多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出发?”

        “八点准时出发?!笨悸堑搅俳航?,到处都是人满为患,有些事顾北辰还是要事先叮嘱一遍,“下了高速之后我会直接去东城区和防化团会合,你和笑笑得做坐方毅的车。现在很多单位都已经放假,到处都是人,你们得加倍小心才行?!?br />
        “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和笑笑的?!币渡忌脊郧傻赜ο?,一想到他要去部署?;ぶ醒肓斓嫉奶乇鹑挝?,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你自己也要小心点?!?br />
        她那点心思顾北辰怎么可能猜不到,“别紧张,我只是去做幕后部署,不会亲自参与,出不了事?!?br />
        “嫂子放心,顾首长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点事对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狈揭阋彩适背鲅钥砦康?。

        确实,今天的任务对顾北辰来说的确算不上严峻挑战,他反而更担心杉杉,B市的治安条环境远不如G市,加上临近春节,想趁乱作恶的人一定不在少数,他可不希望她的侠义之心在这个时候突然苏醒,“别忘了我经常提醒你的那句话,要是看到有人做坏事,一定要第一时间报警,不要随便乱管闲事,知道吗?”

        “这句话你已经说过不下二十次,我都能倒背如流了,哪里还敢乱来?!币渡忌嘉蘖Φ胤烁霭籽?,背上包包,牵着笑笑先出了门。

        唔,真啰嗦,还有外人在场呢,他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留,说的好像她经常惹事似的。

        *

        一行四人分乘两辆车出门。顾北辰比较赶时间,离开军区范围之后先加速离开;不赶时间的另外三人则以非常稳妥的速度朝市区进发。

        因为出门比较早,这会儿路上的车还不算很多,方毅正好把昨晚拟好的路线图给首长夫人过目,“我大概列了一下,可能不是很完整,你们要是有别的地方想去,现在改还来得及?!?br />
        看着单子上密密麻麻写了一大堆,叶杉杉傻了眼,“呃,我们只是随便逛逛,买点年货什么的,用不着列这么详细吧?”

        “上面列的都是B市比较有名的地方,就算不买东西,去看看热闹也行啊?!毙》酵究墒巧贩芽嘈?,选的都是既好玩,又能买到好东西的地方,爱热闹的人一定会喜欢。

        人家这么尽职尽责,叶杉杉也不好再推辞,到达市区之后,所有的行程都是按照方毅事先安排好的路线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早上的活动多以参观为主,吃过午饭之后才是重头戏:购买年货!

        按照计划,下午的行程应该有顾北辰亲自‘陪同’的,因为中央领导临时增加了行程,现在他走不开,最早也要四点才能回来。最后,导游兼保镖的重任还是得由方毅继续担着。

        考虑到首长夫人可能要给家里人带礼物什么的,方毅特地带她们去了B市最繁华的购物街。今儿天公作美,加上距离除夕夜只剩下三天,购物街上的人格外多,偶尔也会听到有人说钱包被扒、被抢之类的哭诉。

        “这些人也真是,大过节的,谁都想过个好年,用这种方式得来的钱,能用得安心吗?”叶杉杉时刻谨记顾首长的教诲,不敢乱来,而且眼前到处都是人,她就是想帮被抢、被偷的人找回钱包也无从下手,只能嘴上抱怨两句。

        “非常时期,这种事难免的,只能尽量提醒市民们提高警惕、多加小心?!彼淙簧砦嗣窠夥啪?,但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也只有无奈感叹的份。

        闹市区的小偷和抢匪防不胜防,叶杉杉就是想帮忙也有心无力,她就是再想打抱不平也能忍着??扇绻幸患戮驮谒燮ぷ拥紫路⑸?,而且此人的行为已经恶劣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她还能再忍吗?

        很抱歉,她做不到。亲眼目睹老人被违规逆行的车子蹭倒在地,却当做什么都没看见似的漠然走开不符合她的行事作风。

        而且,这会儿方毅正好带笑笑去排队买果酱千层饼,旁边没人盯着,她也不用忌惮太多。

        世态炎凉、人情冷漠,经过的路人大多只是驻足观望几眼,没人敢伸出援手。

        叶杉杉并没有忘记首长大人的叮嘱,先报了警,又拨了120,确认被撞的老人没有生命危险之后才缓步走近那辆肇事车辆。

        走近之后,她很快就发现撞倒老人的奥迪车竟然还是一辆军车。但,从车子大摇大摆走出来的那个人看上去却一点也不像军人,倒更像是胸无点墨的二世祖。

        “先生,你刚才不仅逆行,还撞到了一位老人?!币渡忌嘉抟馊鞘?,只想善意地提醒了两句,语气还算客气。

        “哟,现在交警都改便衣了?”穿得人模人样的二世祖潇洒地吐着烟圈,一开口就能闻到浓浓的酒味。这家伙,不仅违规逆行、肇事逃逸,而且还是醉驾!

        虽然非常讨厌烟味,叶杉杉还是勇敢地迎了上去,“我不是交警,只是个良知未泯的普通市民。被你撞倒的那位老人现在已经不能起身,你应该马上送她去医院?!?br />
        “你们有看到我的车撞到人吗?”二世祖一脸无赖地问身旁的同伴。

        二世祖身旁的同伴嬉笑着起哄,“我们都没看到,这位小妹妹不会是眼花了吧?”

        “我看到了,经过的路人也看到了?!彼低?,叶杉杉顺势拉过路边清扫垃圾的环卫工,“阿姨,刚才您看到他的车子撞到人了吧?”

        可是,那位环卫阿姨却什么也没说,挣脱她的手快步朝下一个垃圾桶走去。

        二世祖身边的同伴得意地吹起了口哨,“你就是把路上的人都问遍,也不会有人站出来帮你说话!”

        叶杉杉并没有被吓到,“你们别忘了,老天爷也在看着呢,只要做了坏事,迟早会受到惩罚?!?br />
        “小妹妹是外地来的吧,不知道这辆车的来历吗?”二世祖一脸悠然自得地靠在车门上,语气中尽是挑衅。

        “我知道,这是军车。现在你又多了一条罪名——私用军车!”叶杉杉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她是五分钟之前拨打的110,如果B市的警察效率足够高,这个时候应该快到了。

        B市的警察们还真没让叶杉杉失望,她的手臂才刚垂下,不远处就响起了警笛声。

        “你报的警?”二世祖显然也听到了。

        叶杉杉不置可否,“你以为警察管不了开军车的人是不是?”

        “他们管不管得了开军车的人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他们管不了我!”二世祖傲慢地挑高眉,转向身旁的人问道,“有陈局的电话没有?”

        “等着?!备鲎由愿叩耐樗婵谟α艘簧?,拿出手机走到车子另一边打电话。

        叶杉杉大概也猜到了这个人的身份不简单,但她依然没有退缩,“这个世界还是有王法的,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你逆行撞到人,我就不信你能全身而退?!?br />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了?!倍雷嬉涣城崴傻厮仕始?,抬手向从警车上下来的警察打招呼,“严哥,真巧,今儿赶上你执勤?!?br />
        被称作严哥的警察名叫严伟,是负责这一片的分队小队长,把周围的环境看了一遍之后,他很快就进入正题,“是谁报的警?”

        叶杉杉果断向前迈进一步,“是我?!?br />
        “什么状况?”严伟的表情看上去十分为难,说话的时候眼神一直在看站在军车旁边的某二世祖,那眼神仿佛在说‘小祖宗,您又惹什么事了?’

        “他,私用军车、醉酒驾驶、违规逆行、肇事逃逸?!币渡忌忌焓种赶蛘驹诰蹬员叩亩雷?,淡然自若地将他的罪名一一指出。

        “你凭什么说我私用军车?”作为被指控的一方,二世祖有权利对‘不实’指控表示质疑。

        叶杉杉不卑不亢地迎上前,“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军人!”

        现场的气氛突然变得剑拔弩张,严伟觉得非常有必要先把姜市长家的小祖宗带离这是非之地,“小姑娘,受伤的老人我会安排人送他去医院,肇事者我们会带回警局调查,这事就……”

        不等严伟把话说完,叶杉杉便心急地出言打断:“把他带回去之后,大不了让他出点钱,这事就不了了之了是不是?”

        “请放心,警方一定会秉公处理?!蔽巳帽ò刚甙残?,严伟只能硬着头皮做出承诺。

        “为了证明警方的公正,我要求当面对肇事者进行酒精检测,并调看这条路的监控录像,证明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甭啡嗣抢淝迥?,不肯出来作证,但物证是不会撒谎的,对这种后台强大的官二代,不当着众人的面拿出证据来,他是不会伏法的。

        严伟显然没想到眼前这位看上去像个高中生的小姑娘会提出如此要求,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正在这时,方毅带着笑笑出了商场大门,看到首长夫人被几个警察围着,方毅几乎是一路小跑着跑了过来,“发生什么事了?”

        “你来的正好?!币渡忌既缬鼍刃?,急忙上前拉他过来,“警察同志,他是解放军,你们的取证工作由他来当见证人最合适?!?br />
        有胆子大的路人聚在一起小声议论着,方毅也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事。唉,还是被顾首长说中了,首长夫人果然是个爱打抱不平的主,这人生地不熟的,她也敢强出头!

        罢了,首长夫人有行侠仗义之心,作为贴身随从的他自然要鼎力相助才是,“刚才发生的意外相信在场的好多人都看到了,还请警察同志给伤者一个合理公平的交代?!?br />
        严伟现在是骑虎难下,只得当吩咐下属对姜市长家的公子做酒精浓度检测,与此同时,这条路段的监控录像确认工作也在进行中。

        酒精浓度检测很快就有了结果,姜公子的血液酒精浓度高达132毫克,属于严重酒驾,监控录像也显示,姜公子开的那辆军车刚才确实是违规逆行,而且在路口拐弯处蹭倒了一名老人。

        “证据摆在眼前,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铁证如山,叶杉杉底气更足,说话的声音也大了一些。

        “刚才我确实在这辆车上没错,但我并不是司机?!苯釉缇拖氲搅硕圆?。

        叶杉杉倒是没想到他会来这一招,不过,她不很快就想到了对策,“我亲眼看到你从驾驶室走出来了,相信有很多路人也看到了。各位,有没有人愿意站出来为我作证?!?br />
        近半分钟过去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但叶杉杉并没有就此放弃,“为什么大家都不愿意站出来说真话?如果受伤的是各位的亲人,你们也会如此冷漠、视而不见吗?”

        又过了近二十秒,终于有一位看上去像是从农村来的中年妇女站了出来,“我看到了,是那个穿蓝色外套的男人开的车?!?br />
        “我也看到了?!庇腥丝送?,立马有人站出来呼应。

        人证物证俱在,姜公子无言狡辩。迫于舆论的压力,严伟只能暂时将他带回警局,“你涉嫌醉酒后驾驶机动车辆、单向车道违规逆向行驶、在路口撞到行人后逃逸,我们现在正式以危险驾驶罪和肇事逃逸罪依法对你进行刑事拘留?!?br />
        能定的罪他都已经说了,至于那辆军车,不在他的职权范围内。

        被两名警察架在中间的姜家二世祖依然毫无悔意,一脸愤然地厉声威胁道:“我记住你了,以后走道当心点!”

        不过,方毅很快就注意到了那辆车的车牌,他的神色也变得紧张起来。如果没记错,这辆车是从军区司令部出来的,而且还是一位大首长的座驾。糟糕,首长夫人这次怕是要闯大祸了。

        坏人被定、伤者也及时被送完医院救治,大家拍手称快,叶杉杉也是其中之一,正高兴着的她并没有注意到方毅的表情异样,“坏人已经被带走,我们也差不多该收拾一下去跟顾首长会合了?!?br />
        方毅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借取车的机会打电话找人帮忙查了一下那辆军车的确切来历。

        “这辆车隶属于K军区司令部,好像是姜副军长的专车?!焙芸?,方毅的猜测就得到了证实。

        然而,可怕的还不止这些,“姜副军长的儿子是不是刚从副市长转成了正职?”

        “是?!?br />
        姜副军长的孙子、姜市长的儿子,首长夫人挖的坑有点大啊。

        取车回来之后,方毅的凝重表情终于引起了叶杉杉的注意,“你怎么了呀,表情怎么这么奇怪?!?br />
        “那个……我刚确认了一个很重要的情报?!敝绞前蛔』鸬?,方毅还是决定先跟她坦白,也好想对策。

        “是不是顾首长出什么事了?”叶杉杉很自然地联想到了在出任务的首长大人。

        “和他没关系,是……和你有关的?!笔壮し蛉苏饷慈菀准ざ?,方毅又有点不敢说了。

        “我……我怎么了?”叶杉杉完全在状况外。

        “是这样的,我刚找人查了一下那辆军车的来……”

        “车子是谁的?”方毅的表情实在太过凝重,叶杉杉本能地把事情往坏处想,情绪难免会有些激动。

        “是……姜副军长的专车?!?br />
        轰,一道惊雷劈下,叶杉杉蓦地呆住,半晌才反应过来,“然后呢?”

        “刚才被警察带走的那个……很有可能是姜副军长的孙子?!狈揭阈⌒囊硪淼卮鸬?。

        原来不是官二代,而是军三代啊。

        “另外,姜副军长的儿子现在是B市的市长?!狈揭慊瓜邮壮し蛉讼诺貌还?,又补了一枪。

        这下好了,人家既是军三代,也是官二代。

        虽然吓得够呛,叶杉杉还是故作镇定,“就算他是市长的儿子又怎么样,不是有句话叫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吗,他犯了法是事实,大家都看到了呀,难道你还怕仗着自己家里有权有势就打击报复不成?”

        “打击报复倒不至于,不过……如果顾首长的调职申请要得到批复,就必须经过姜副军长这一关,我是怕如果他知道你和顾首长的关系,会不会……”方毅不敢继续说下去,他甚至有点后悔向她乖乖坦白。

        叶杉杉突然陷入沉默,垂在身侧的小手紧握成拳,表情也变得有些呆滞。

        大人们说的事好像挺严重的,笑笑一直插不上嘴,妈咪突然不说话,她也急了,“妈咪,这件事还是先跟爸爸说一声,让他想想办法吧?!?br />
        “不行,这事千万不能让他知道!”叶杉杉果断拒绝,她违背承诺多管闲事已经够写两份千字检讨书了,还不知死活地把副军长的孙子、市长的儿子得罪了,这事要是被首长大人知道,保不准会把她赶回G市也有可能。

        “其实,你也不用把事情想得太严重。反正你也不会在B市呆很久,姜副军长那边不一定会知道你和顾首长的关系?!笔虑榉⒄沟秸庖徊?,方毅只能尽量往好的方面想,希望能让首长夫人宽心。

        “你觉得这种可能发生的几率有多大?”叶杉杉无奈一笑,努力掩饰内心的慌乱无措。

        方毅不想撒谎,也不想让她失望,索性闭嘴当哑巴。

        “算了,我们不能控制的事,想太多也没用。姜副军长和姜市长能坐到这个位置,一定是明事理的好官,我并没有故意针对谁,所做所为也对得起天地良心,没什么好怕的?!币渡忌嫉故呛芑岣约航庋?,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想吃后悔药也没地买。再说了,她又没做错什么,也没必要后悔,如果姜副军长和姜市长为了他们家二世祖的事为难她、甚至迁怒于顾首长,他们就是在公报私仇,这个理在哪里也说不通的。

        “说的是,不做错事,没什么好怕的?!?br />
        问心无愧、自然无所畏惧,听起来好像蛮有道理的??刹锌岬南质等醋苁腔崛眯矶嘀晾砻员涑煽尚Φ男?。

        气氛看上去好像已经恢复到了应有的平静,叶杉杉装作若无其事地跟笑笑商量晚上去哪里吃饭,方毅安安分分地继续当司机。车子很快就驶上了通往东城区的快速路,再过不到半小时,他们就能和顾首长会合。

        眼看着就要下高速,方毅还是觉得有必要再次确认一下首长夫人的决定,“刚才发生的事真的不打算让顾首长知道?”

        “还是不要了,要是被他知道,我一定会被骂得很惨?!币渡忌家廊患岢?。

        “可就算你不说,他也可能从别人口中得知,你不觉得这样对你更不利吗?”方毅小心翼翼地提醒道。

        呃,好像是这么个理诶。首长大人人脉这么广,这事迟早会传到他耳朵里,到时候她又要多一条知情不报的罪名。

        “妈咪,还是乖乖向爸爸坦白吧,说不定他还能带你去见那个什么姜副军长呢?!毙πσ簿醯梅绞迨宓奶嵝押苡械览?,不止如此,她还想到了更远的事。

        是哦,说来说去,她最担心的无非就是姜副军长会在调职的事情上故意作乱,如果能亲自跟他见个面,把事情解释清楚,说不定可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

        不过,直属军区级别的大首长应该不是说见就能见到的吧,这事要实施起来也有不小的难度。

        虽然叶杉杉一言未发,心思敏锐的方毅还是一眼就猜透了她的心思,“姜副军长曾经去过我们师考察,顾首长应该没少跟他见面,而且,顾首长今年下半年立了几次大功,军区那边的大首长心里都有数,顾首长想见姜副军长并不是什么难事?!?br />
        “可是……如果他想带我一起去也没问题吗?”叶杉杉还是不太放心,毕竟自己才是当事人,如果只是让顾首长带话有些事可能说不清楚,得她亲自去一趟才行,但以她的身份,贸然出现在大首长面前,好像不太合适吧。

        “那就要看顾首长的本事了?!备芯醯绞壮し蛉擞幸拱椎拇蛩?,方毅也渐渐放宽了心。只要首长夫人乖乖坦白,顾首长就迁怒不到他头上来,也就不用担心挨骂受罚了。

        小方同志宽了心,叶杉杉同学心里却依然忐忑难安,她甚至已经想好了检讨书的开篇第一段要写什么。

        真是个实心眼的孩子,一犯错就想着想检讨书。而且,明明是为了帮人家才犯错的,唉……

        下了高速又行驶了近十分钟,终于到了和顾首长事先约好的会合地点。

        中央领导提前离开B市,特别任务也比顾北辰预料的早了二十分钟结束,他正好借此机会去B市有名的老字号松饼店【怡味坊】排队买两盒新鲜出炉的松饼,当做不能陪她们的补偿。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香甜的松饼和馨香四溢的奶茶迎接来的是一个愁容满面的叶杉杉。

        “这是什么表情?是不是闯什么祸了?”首长就是首长,总是能一言中的,直击重点。

        “笑笑,你和方叔叔去外边吃?!币渡忌济挥兄苯踊赜?,既然要坦白认错,就得先把笑笑交出去。

        “爸爸,妈咪没有做错事,你不要骂她哦?!毙」砹榫拐嬗辛夹?,回避之前不忘帮妈咪说两句好话。

        叶杉杉本来就心神不宁,听笑笑这么一说,越发紧张,方毅已经带着笑笑出了大门,她依然呆呆地站着,好像在等首长大人赐坐似的。

        顾北辰也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走过去拉着她坐下,“既然没做错事,就没什么好怕的,说吧,到底闯了什么祸?!?br />
        明明对面还有一张长椅子,他却非要挤在她身边坐下,还把她的手握在手心里轻轻揉捏,这样的亲昵也让叶杉杉安心了不少。

        有他在,就算天塌下来她也不怕。
  •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06-17
  • 五彩丝缠角粽 民族团结一家亲 2019-06-17
  • 福州建立金融失信惩戒机制 企业一处失信将处处受限 2019-06-13
  • 161名犯罪嫌疑人被押解回杭州 2019-06-10
  • 看改革开放40年:交通篇——从双腿丈量到抬脚上车 2019-06-09
  • 拆迁背后玩猫腻造成国家巨额经济损失 南昌这名官员“栽”了 2019-06-03
  • 三缸机,怎样做出了四缸机效果? 2019-06-03
  • 他们可以把收废品、快递、环卫、物业等等组织起来“抢单”······ 2019-06-01
  • 【华商侃车NO.191】大家开车抢黄灯吗? 2019-06-01
  • 稳中有进 稳中向好——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解读经济运行态势 2019-05-27
  • 行云流水!上港教科书式反击 林创益斩亚冠处子球 2019-05-17
  • 多国开发“冰上丝路”,北极将成黄金水道? 2019-05-17
  • 云阳神秘迷宫9月迎客 2019-05-16
  • 浙江武义:冬防知识进校园掀热潮 千余师生齐学“防火术” 2019-05-16
  • 特朗普不容小觑,而我们中下层的群众也买不了什么美帝高端奢侈品 2019-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