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年少女们半夜相约花房, 第二天就可以带回家见父母 2019-07-16
  • 荣耀V10发布会看点汇总:这些亮点不容错过! 2019-07-16
  • 青海新闻网—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2019-07-14
  • 成都康弘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柯尊洪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07-14
  • 和顺“四个不放过”严查隐患 2019-07-11
  • 天津体彩公益金助运动健儿登上巅峰 2019-07-11
  • 2018全国高考结束,多省份公布放榜时间 2019-07-11
  • 上海国际电影节日本电影周开幕 2019-07-09
  • 安徽省推动十九大精神在基层落地生根 2019-07-09
  • 莎普爱思 关注白内障中国行 2019-07-03
  • 湖南一博士生举报水利局领导受贿 遭到冒牌纪委约谈 2019-07-03
  •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06-17
  • 五彩丝缠角粽 民族团结一家亲 2019-06-17
  • 福州建立金融失信惩戒机制 企业一处失信将处处受限 2019-06-13
  • 161名犯罪嫌疑人被押解回杭州 2019-06-10
  • 您的位置:甘肃十一选五结果 > 都市言情 > 下辈子别迟到 > 正文 第十六章 我爱她,楼上那个女人!

    甘肃省十一选5走势图:正文 第十六章 我爱她,楼上那个女人!

    甘肃十一选五结果 www.z7vek.com 作品:下辈子别迟到 作者:寻常草木 字数:9141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叔叔,我妈妈还好吗?”当千呼万唤的南宫轩如时而至,忧心忡忡的印子墨便紧紧跟随,贴在他的身边寸步不离。

        “没事!妈妈只是太累了!”在南宫轩听诊的时候,秦喻怀警觉地发现这个素日吊儿郎当的人渐渐变得严肃。怕他口无遮拦害子墨担心,只好抢先回答。

        “放心,睡到自然醒就好!”南宫轩笑笑,同样对着子墨安慰道。而后熟练地收起手里的听诊器,又习惯性地皱了皱鼻梁,好让滑落的眼镜回归原来的位置,末了,还不忘仔细端详一眼子墨的模样,又诡异地看看同样心事重重地站在自己身边的秦喻怀,鬼魅地递给秦喻怀一个别样的眼神。

        “我送你......”因为有话要问,秦喻怀急切地催促着南宫轩尽快离开?;耙粑绰?,脚步已经迫不及待地朝着房间外面走去,一颗悬起的心仿佛下一瞬就会蹦出来似的,可是行至客厅,又折了回去。

        “......”不说一句话的子墨,伏在门框边,巴巴地望着门外,秦喻怀看得出他的惶恐和无助。

        “快去睡觉,明天我送你上学!”秦喻怀尽力让自己变得松弛,说着,拍了拍子墨的屁股。

        “您......还回来?”不出所料,子墨以为秦喻怀会一起离开,因为,从来,印天都是来去匆匆。

        “这么晚,你不会赶我走吧?”秦喻怀小声笑问。

        “我......等您回来!”渊着玄黑的瞳眸,透着无尽的渴望。这样幽深的夜里,这么小的年纪,要如何承受生活之重。

        “听话,早点休息!”俨然一套家长做派,秦喻怀不由分说地推着子墨向另一间卧室走去,“我去去就回!”为了让子墨放心,又多心再交待一句。

        “那个……老秦……我先走一步哈……”南宫轩见缝插针地搭腔道?;八淙绱?,却不是真的想要告辞。相识这么多年,怎么也不会相信,这个向来心如古井的老友,今日份竟慈祥得像个老父亲。卦虫上身,刺挠得心痒难耐,只想尽快将秦喻怀拖下楼去问个究竟。

        “你眼神不好,小心下楼梯会踩空!”快速替子墨关上房门,秦喻怀紧随其后。若不是担心夏莲的身体状况,一定顺水推舟应了南宫轩的请求,吊足他的胃口,可是,今次,自己的遑急远胜过别人的讶异。

        “拜托,我四只眼睛好吧......”防盗门掩上的那一刻,南宫轩即刻拆台,却被秦喻怀变本加厉地拎起衣袖朝楼下冲去,三步并作两步。

        “闭嘴!”不等南宫轩再次开口,秦喻怀已经回头预先警告。

        “喂......见色忘义......过河拆桥......小心没朋友啊......”虽然南宫轩的个头不比秦喻怀矮多少,却十足精瘦了许多,所以,只能半推半就地被揪着下了楼。

        “有你这个损友,我还要什么别人!”生意场上推杯换盏,左右逢源,却是唯一可以推心置腹的人只有南宫轩——这个高中时候一起“狼狈为奸”的兄弟。

        “嚯......秦总,小弟我听得老泪纵横??!”两脚落定的时候,南宫轩乏力地倚在墙角。刚从手术台下来就被拎来这里,再加上平时疏于锻炼,体力确实有些透支。

        “什么情况?”秦喻怀焦急地问道,更不忘抬头往正对着夏莲家的阳台看了看——那个懂事的孩子,越是脆弱,越是敏感。

        “你什么情况?老兄?”不疾不徐地,南宫轩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又慢条斯理地氲了些湿气在镜片上,而后扯起衣角擦了擦。动作娴熟又不失斯文,却看得秦喻怀想打人。

        “严重吗?”耐着性子,秦喻怀又问。

        “可能......”将眼镜重新架在鼻梁上,南宫轩防御似的双臂交互于胸前。

        “什么?”话落,秦喻怀连呼吸也空了档。

        “可能......近期不能......同房......”明知戏谑秦喻怀的后果,南宫轩仍图了一时的口舌之快。

        “想什么呢?”朝着南宫轩的胸口卯足劲儿地捶了一拳,秦喻怀也笑了。医者仁心,既然南宫轩还有心情开玩笑,就足以说明夏莲的身体并无大碍。收回拳头,一起依墙而立,秦喻怀才偷得舒口气的机会。

        “放心……只是饮食有点不卫生,再加上体力透支?!蹦瞎?。

        “你确定?我看她一整天都没吃什么东西,怎么会饮食有问题?”术业有专攻,虽然南宫轩是乳腺科的权威,秦喻怀仍怀疑他对于肠胃方面的专业程度。

        “一整天?”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你什么时候这么悠闲?”南宫轩饶有兴致地看着秦喻怀。

        “牛奶,她喝了牛奶!”秦喻怀的心思,全在夏莲那里,忽然想起树下空着的牛奶罐子。

        “已经打了点滴消炎……”作为医生,显然南宫轩已经司空见惯,“不过,她的身体状况确实不怎么好。有时间来医院一趟?!蹦瞎V?。

        “刚刚在楼上检查的时候,觉得哪里不对吗?”蓦地,秦喻怀的脸色又沉了下来。

        “还是要借助专业的医疗设备!我只会看胸,而且擅长徒手!”放浪不羁的南宫轩,正经不过一秒。

        “有事电你!今晚不许出去鬼混!”从不见外,秦喻怀说完起身要走,却被南宫轩一把拉了回来。

        “你的?”南宫轩问。

        “什么?”秦喻怀明知故问。

        “那个女人......还有那个小球球......”尽管夜深人静,空洞的楼下只剩两个人,南宫轩仍鬼鬼祟祟地凑近秦喻怀的耳边才敢问。

        “那孩子......长得像我吗?”不承认也不否认,秦喻怀只是淡淡地笑笑。他喜欢南宫轩这样的调侃,仿佛只有这样才觉得跟夏莲又接近了一点。

        “有那么一点意思......”南宫轩思忖着答道。

        “到底是日夜操劳,眼神不济!”手肘戳一下南宫轩,秦喻怀不禁苦哼一声,“如果真如你所说,我倒是求之不得呢!”

        “什......什么意思?你跟若苏云,哪个有问题?”秦喻怀结婚十年,一直膝下无子,也难怪南宫轩想多。

        “你才要当心!”秦喻怀无奈得一声嗤笑,“整日万花丛中过!”

        “现在这是要怎样?借腹生子吗?没有别的办法了吗?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连珠泡似的,南宫轩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这么说是若苏云的问题喽?”

        “你这个人,不做娱记真的可惜!怎么会搭错筋去考医学院!”不屑地瞟一眼南宫轩的惊奇八卦脸,秦喻怀眉头微蹙。

        眼看真相坐实,南宫轩耸肩撞了下秦喻怀的,算作安慰:“可以理解,不然你那万贯家财将来留给谁?”

        “想要的得不到,空留这些身外之物有什么用?!鼻赜骰乘?。

        “虚伪!”除了南宫轩,恐怕没人敢这么挤兑秦喻怀,“既然视金钱如粪土,干嘛把人家藏在这种地方?想要一个高质量的宝宝,环境也很重要!”

        南方的气候,几乎四季阴雨连绵,所以多数日子也是潮湿的,尤其在老城区,环境脏乱差,连空气里都飘散着霉变的味道。

        “她不会同意!”可是,所有对夏莲的了解,十年后才昭然若揭。

        “做都做了,还装......”

        “我爱她!楼上那个女人!”秦喻怀及时打断了南宫轩,不想他再说什么过分的话,惹得自己翻脸。他的丫头,容不得任何亵渎。

        “......”目瞪口呆,南宫轩上下滚了滚喉结,才算定了神,“动心了?”他问,可是南宫轩所谓的动心,不过是以为秦喻怀腻味了十年的婚姻生活,偶尔想调换佐料罢了。

        “嗯......”秦喻怀沉吟一声,隐在黑夜里的眸光波涛汹涌。

        “铁树终于开花了!”犹如发现新大陆一样,南宫轩邪魅地笑看着秦喻怀,不论先后,两个人终究乘了同一条贼船,“可你什么不好找,偏偏找个带球儿跑的!”逢场作戏,拈花惹草,南宫轩绝对经验老道。

        “......”秦喻怀苦笑一声,“海润公司的印天,还记得吗?”

        “当然!你房产公司的供应商之一。托您老人家的福,我那房子的防水材料都是他送的!” 南宫轩似乎嗅出了什么,“怎么了?他帮忙拉的皮条?”

        “她跟印天......离婚了......”秦喻怀说,咬牙切齿。他恨印天莽撞地娶了她,又无情地伤了她。

        “你们......被抓到了?”南宫轩幸灾乐祸地窃窃贼笑,即使又被秦喻怀重重地挥了一拳,仍不忘嘴上跑火车,“你也是!好死不死地,找人家有夫之妇!还是窝边草!刺激过头了吧?”

        “我爱她,在我未婚,她未嫁的时候!”可是,那时他不愿承认。

        “不是......哥们儿......我真的有点懵了......”摸不着头绪,南宫轩一团浆糊。

        尽管作为铁瓷,南宫轩也只记得秦喻怀高中时代的不解风情,至于之后的感情生活,秦喻怀从来不说,他也从来不问,只当是这个老朋友越来越聚焦在公众人物的风口浪尖,刻意?;ひ蕉???銮?,过了少不更事容易冲动的时候,灯红酒绿里来去自由,还有什么能成了羁绊。
  • 少年少女们半夜相约花房, 第二天就可以带回家见父母 2019-07-16
  • 荣耀V10发布会看点汇总:这些亮点不容错过! 2019-07-16
  • 青海新闻网—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2019-07-14
  • 成都康弘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柯尊洪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07-14
  • 和顺“四个不放过”严查隐患 2019-07-11
  • 天津体彩公益金助运动健儿登上巅峰 2019-07-11
  • 2018全国高考结束,多省份公布放榜时间 2019-07-11
  • 上海国际电影节日本电影周开幕 2019-07-09
  • 安徽省推动十九大精神在基层落地生根 2019-07-09
  • 莎普爱思 关注白内障中国行 2019-07-03
  • 湖南一博士生举报水利局领导受贿 遭到冒牌纪委约谈 2019-07-03
  •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06-17
  • 五彩丝缠角粽 民族团结一家亲 2019-06-17
  • 福州建立金融失信惩戒机制 企业一处失信将处处受限 2019-06-13
  • 161名犯罪嫌疑人被押解回杭州 2019-06-10
  • 355555彩虹心水论坛 山东体彩大奖怎么领奖 黑龙江彩票q62开奖查询 北京赛车pk105码2期计划 黑龙江时时彩投注网站 平码三中三规律论坛 华东15选5论坛 2019微信群名霸气 宁夏11选5走势图出号 广西快3三号码分析中心 大乐透走势图助手 湖北快三号码走势 彩票投注站怎么开 中国七星彩 白小姐传密第45期